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教育 > 《驴得水》:当无德之人站上道德高地

《驴得水》:当无德之人站上道德高地

发布时间:2022-01-14 17:30:00   来源:教育   阅读:

【https://www.xwpdw.com--教育

原标题:《驴得水》:当无德之人站上道德高地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如果是为了一个美好的目的,是不是就可以去做错误的事情呢?

2016年,一部叫做《驴得水》的电影上映,其中讲述的荒诞故事,令人笑中含泪。现实与电影并不相同,但同在其中的荒诞,却足以让我们沉思,如果我们有一个美好的理想,那我们应该以怎样的行为,去将之实现?

1942年,民国三十一年,来自北平的知识分子孙恒海带着女儿孙佳,和裴魁山、张一曼、周铁男一起来到边远乡村,从事教育实验,他们心怀一个伟大的理想,要改变中国农民的“贪、愚、弱、私”,挽救四万万同胞于贫苦落后的现状。这里确实地处偏远,连用水都要翻山越岭到十里外的地方去打,而负责打水的便是这位仁兽:驴得水。

养驴就要用钱,但教育部不批。孙校长灵机一动,干脆将驴得水虚报成一个老师吕得水,每学期可以多得法币1800块。美好的教育理想中混杂的这个谎言,让一切开始变形走样。

说出一个谎言后,就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谎。为了应对教育部李特派员的检查,孙校长找来铜匠冒充驴得水,学校顺利获得美国慈善家罗斯先生每月三万块法币的资助。可实际上,本来的资助是十万块,其中七万块被教育部扣下了。就这样,谎言叠加着谎言,如同一张密织的大网,将越来越多的人罗织其中,它撕裂温情,让人性的阴暗面渐渐显现。

孔子曾经说过,“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想要改变中国农民“贪、愚、弱、私”的教育者,在渐次叠加的谎言中,却渐渐展现出了他们“贪、愚、弱、私”的一面。

先说“贪”。

1800块法币原本是作为教育基金使用的,可除了养驴的日常开支,裴魁山的假牙费、周铁男的健身器材费、张一曼的服装费、孙校长的眼镜修理费,都是从驴得水的工资里出的。

之后,驴得水被评为农村教育家,获得罗斯先生每月三万块法币的捐助,众人又商议,每人每月发放三千块钱奖金。

在铜匠与孙佳的婚礼被枪声扰乱之后,慌乱中裴魁山也不忘拿走罗斯先生放在桌子上的一万美金。

在金钱的诱惑面前,每个人都是贪婪的。

再说“愚”。

“愚昧”这个词是张一曼拿来笑话铜匠的,因为铜匠不想照相,认为“照相会死”。在张一曼这几个教育者眼里,愚昧是缺乏知识,不明白事理。那破除愚昧,按理说应该是用科学的方式。但张一曼却选择了最原始的方式:“睡服”。

古罗马政治学家西塞罗曾经说过:只见人之过,而不知己之失,乃愚昧的天性。这样看来,电影中有哪个人不愚昧呢?不过是愚昧而不自知罢了。

教育部不批养驴基金,校长就编造谎言;铜匠不配合照相,张一曼就将之“睡服”;被张一曼拒绝,裴魁山就换了嘴脸,大骂张一曼是“公共厕所”;枪子儿从耳朵边飞过,周铁男就去逼着孙佳去与铜匠结婚。他们用他人的不义,充当自己变坏的借口,一步步滑向深渊。

再说弱。

周铁男,人如其名,铁骨铮铮,一条汉子,但凡有啥不平的事,他都要说上几嘴。裴魁山不愿意出钱扩建教室,他怼;特派员为难大家,他怼;铜匠要开除张一曼,他怼;特派员要杀驴吃肉,他堵在门口:“有种你就让他崩了我!”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可当候警长真的射出那颗子弹之后,周铁男的世界彻底崩塌了,他跪地求饶,将一个男人的尊严埋进了地下。他的强只是逞口舌之利,是典型的外强中干。在这一声枪响之后,周铁男扯下自己的狼皮,露出了羔羊的内里。

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面对特派员的强权,他们是顺从、顺从、再顺从。特派员让大家骂张一曼,校长马上点头答应,裴魁山勇当第一先锋;特派员让剪张一曼头发,校长亲自动手,把张一曼头发剪成狗啃状;特派员要骗走罗斯先生的一万美金抚恤金,校长就逼着自己的女儿冒充驴得水的未婚妻。。。。。。

软弱的背后,其实是自私。每个人都只为自己的利益而活,就像裴魁山大声喊出的:“你凭什么拿你的道德标准来绑架我的利益?”

在整部影片中,孙校长看似是最无私的人,其实却是最自私的人。当他的女儿孙佳想在罗斯先生面前说出真相时,校长扑通一声跪地,承认:“是我太自私,非要搞什么农村教育实验,但这就是我一辈子的梦。”看似是承认错误,实则是逼女儿就范。在孙校长心里,为了他的教育梦想,每个人吃苦、牺牲都是理所应当的。

孙校长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做大事不拘小节。大事不用说,就是他的乡村教育理想。而小节呢?

教育部不批养驴基金的时候,孙校长觉得虚报驴得水老师吃空饷,是“小节”。可这是小节吗?这是欺骗。

当张一曼主动要“睡服”铜匠,周铁男觉得不妥的时候,孙校长说这是“小节”。可这是小节吗?这是利用。

当铜匠的老婆气势汹汹来捉奸,张一曼因为承诺过铜匠,决定隐瞒事实的时候,孙校长说这是“小事”,可这是小事吗?对铜匠来说,这就是背叛,对张一曼来说,这意味着羞辱和殴打。

每一次谎言快要编不下去,众人想要放弃的时候,孙校长总是用“做大事不拘小节”来说服大家,带领大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自然也偏离了他的教育初衷。

铜匠,作为当地乡民的代表,曾经是朴实善良的。他帮忙假扮驴得水,他对张一曼产生了美好的感情,但最终,他成了伤害张一曼的行凶者,成了特派员骗取罗斯钱财的帮凶。铜匠的黑化,也正印证着孙校长教育实验的失败。

全片最让人难过的一场戏,就是当众羞辱张一曼。黑化的铜匠要求众人都来骂张一曼,骂不够,还要打;打不够,还要剪头发。校长亲手拿起了剪刀,随着头发丝丝缕缕地落地,张一曼的眼中浮现出他们为教育事业相互加油鼓劲的场景,浮现出大家穿着校服一起照相的场景,那一刻,她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也许,她依然觉得哪怕被羞辱,这样的牺牲也是值得的。直到,她看到了镜子里那个丑陋的自己,张一曼崩溃了、发疯了,这丑陋的模样,终于让她发现了谎言的可怕。

美好的理想,必须要经由正义的方式,才能得以实现。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识到这一点。当闹剧终结,每个人都受尽折磨,校长长舒一口气,“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而孙佳则难过地说道:“过去的如果就这么过去了,以后只会越来越糟。”

这个单纯的小女孩,从一开始就不同意父亲虚报驴得水的事情,中间又一次次地想要戳穿谎言,却总是无能为力。每一个试图反抗现实的人,都是痛苦的,孙佳选择了离开,而终于看清现实的一曼,则用一颗子弹了解了自己的生命。

孙佳走了,周铁男目送孙佳的背影远去,转身回到教室。一切似乎都很好,学校马上就要开学,校长兴致勃勃地安排着教学计划。只有学校门口的三个大字“学做人”,仿佛静静地诉说着什么。

 

转载注明:《驴得水》:当无德之人站上道德高地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fBizN6iejeeQ.html

上一篇: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政策服务指南“口袋书”,请收好!
下一篇:临近年关,我在“追债”中度过

TAG   :得水 无德 之人 高地 站上 道德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