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女性 > 后续 | 我是长得像胡歌的班长,17年了,才敢说出我和她的变态关系

后续 | 我是长得像胡歌的班长,17年了,才敢说出我和她的变态关系

发布时间:2022-09-23 00:00:00   来源:女性   阅读:

【https://www.xwpdw.com--女性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我是班长陆展阳。

在讲故事之前,我想说的是,这个故事里的有些想法和三观,不代表我也不代表叔认同。

我只是想讲一讲自己这些年的经历。

有些是爱情,有些不是。

我一度以为,我会把它们统统带进坟墓。

可有时候,人真的需要一个树洞,倾诉那些经久不见阳光的陈年往事。

故事要从1996年的上海说起。

那一年,我上高二。

我们班有个女生家里的店铺失火。父亲身亡,母亲受伤。

她就是许珍了。

作为班长,学雷锋的标兵,我主动申请每周去帮忙。

看起来名正言顺,但我是有私心的。因为我从高一就开始关注许珍了。

那时我们不在一个班,可能有些事她自己都不记得吧。

开学后军训,我们班有个女生突然晕倒了。身体抽搐,口吐白沫,场面挺吓人的。救护车没来的时候,老师一直在做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

但那个女生的脸,眼看着就紫了。

后来,许珍挤过去,用手抠那个女生的嘴,抠出好多呕吐物。还是不行,许珍就俯下身,嘴对嘴地把堵塞物给吸出来了。

她的细心与冷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留下了青春时光里的怦然心动。

高二分班,我和许珍分到了一个班。

当时心里特别开心,帮老师登记名册的时候,留意了她的生日。

后来,开学不到两个月,她家就出事了。

我主动提出帮忙,然后还有个女生也说一起来,她就是赵小杏。

那时赵小杏和许珍还不是朋友。她要来,是因为我。

是的,赵小杏喜欢我。

据说因为我长得帅。胡歌出名后,好多人说我像他。

其实市里以前开中学生大会的时候,我见过胡歌的。我当然没他帅,顶多比他高一点。

就当赵小杏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小杏说,她从高一就喜欢我了。

我们同班。她理科并不好,但为了和我,选了理科。

最初,我对她有点抵触的,可能因为那时我把目光都放在许珍身上吧。

我是90年才跟着我妈回的上海。

许珍记错了,我妈是知青,但我爸不是。我爸是地道的东北农民。他和我姐一直留在农场,没有过来。

那时候,我家特别穷。上海话,我是跟我妈学的,开口有股小囡的嗲味儿,男生听了会笑。

我表面上不爱说话,很冷,其实是自卑作祟,唯一能撑起门面的,就只有学习成绩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最先关注到的是许珍。

我俩有种相近的气息。

讲一点许珍不知道的事。

每个周末,从她家出来,小杏都要我送她回家。

她理由可多了,什么累得脚疼,什么一个人走害怕。

起初,我很烦的。但慢慢地,我被她吸引了。

她是那种骨子里透着热情的姑娘,会专门看《故事会》和《幽默大师》上的笑话,然后讲给我听。

开始我还装酷,憋着笑。

有一次,她讲笑话,还没讲完,自己先笑起来了。停不下来的那种,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说实话,她给我讲过那么多笑话,我一个没记住。

但那天她灿烂的笑容,永远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应该是三月吧,氤氲的空气被阳光烘焙出金黄色的光晕。

小杏扯着我的袖子,学着港片的口音说,靓仔,你终于笑了。

是的,我笑了。在许珍的描述里,我是个性格风趣幽默的男生。

可事实上,我是遇到小杏之后开始改变的。

她的热情感染了我,也治愈了我。

只是,不是所有人一开始就能分辨出什么是爱的。

年少懵懂,最初我以为自己是个花心大萝卜,两个都喜欢。

为此还深刻的羞愧过。

可后来我发现,喜欢和喜欢还是有区别的。

对许珍更多是怜惜,是心疼。她生日的时候,我忍不住掐她有点婴儿肥的脸,责怪她不告诉我们,就像兄长关心受尽苦难却又独自承受的小妹妹。

而小杏就不一样了。

不见面的时候会想她。看到有趣的东西,会想着送给她。每天都期待她来惹我,然后你来我往的互怼几句。喜欢她被我气到的样子,会拿拳头捶我的胸。

一点不觉得疼,反倒是痒痒的,痒到心里去。

然而,当我确认自己心意的时候,小杏和许珍已经成了最好的朋友。

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两个人都默契地对我后撤了一步。

三个人的关系里,我好像成了多余的那一个。

能怎么办呢,我只能把某些初生的感情,藏在心底。

当然,也因为高三了。

我们那个年代,大学还没扩招,竞争比现在惨烈得多,万人过独木桥。

少年所有的心事,混在繁忙的课业中,不知不觉来到了毕业的那一天。

我考上了人大。

我妈特别激动,办了酒席。我爸和姐姐从辽宁坐了三天两夜的硬座过来庆祝。

他还带了一头自家养的羊。

那时候人也是热心肠。他说,这是给我儿子的,他考上人大了。

列车员跟着激动,把羊放在餐车,养了三天。

那天许珍家里有事,没来。小杏和几个同学坐了一桌,一直不说话。

散席的时候,她对我说,你今天还有空送我吗?

我抿着嘴点头。害怕一开口,要掉眼泪。

那天回去的路上,小杏给讲了最后一个故事。

不是笑话,而是英语阅读材料上的一篇短文。她说,做题的时候看哭了,想念给我听。

其实,短文缩略过了。原文我看过,因为太有名。

最初刊登在1971年10月14日的《纽约时报》上。

原名叫《Going Home》。

大概讲的是个坐牢回家的男人,不知道女朋友还爱不爱自己。就写信说,如果爱,就在故乡长途车站的老橡树上,系一条黄丝带。如果没有,他就不下车了,从此再不打扰她。结果回家的时候,发现老橡树上,有无数黄色的丝带在飞扬。

后来,去北京之前,在家里打包行李,我看见我妈有一条黄色的纱巾。

我就把它系在了背包上,去赶火车。

好多人说我们70后浪漫。

我觉得,只因为我们是最后一代把爱情当作禁忌的孩子。

电视里,到处是琼瑶撕心裂肺的表白,可现实里,却说不出那三个字。

浪漫都是逼出来的。

如果我当初能痛快地说出我爱你,谁还要系什么黄纱巾。

我真是傻,我系的黄纱巾,赵小杏并没有机会看到呀。爱情表现得这样隐晦,注定意味着要错过。

我给小杏写过信的,可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我渐渐也就心灰意冷。

想着也许她已经不喜欢我。

在北京读书的日子,跨过了世纪的大门。

小时候,觉得21世纪是特别科幻的年代,实际上人间并没有什么变化。

我妈把我送进大学,她又回辽宁了。

之前,许多人说我爸傻,放我妈回上海,就等于离婚了。其实我妈还是喜欢北方的家。而且,离我还近一些。

后来,我就很少回上海了,和小杏她们也就真正的断开了。

青春里的那点往事,也就成了往事。

大三那年,我谈了恋爱。

我的导师劝我不要急。他说我条件这么好,不要被限制了。

女朋友也是上海的,父母都是公务员。我们身在异乡,有点惺惺相惜。

当时考虑到工作后的住房问题,毕业前,回上海领了证。

老同学里,我算结婚最早的了。

实习我在国字头单位,正式入职,才体会到老师让我先别谈恋爱的深意。

审查,背调,超出想象的严。

可我老婆在关键时刻,和我说她父亲是继父,亲生父亲在国外。

当时我心都凉透了。

我问她,怎么不早说呢?她说她没想到这么严。

可是三天后,我看到了她和她妈的聊天记录。她妈要她回上海发展,她舍不得和我分开,所以留了一手,想把我工作搞黄,和她一起回去。

实话实说,回上海也没什么不好,可要我和这样的一个人过一生,我觉得会很累。

所以我们的这段婚姻,不到半年就悄然结束了。

之后,我留在了原单位。前妻回了上海。

一直没再恋爱。

小小风光过一段时间的。

小杏她们在新闻里看见我,应该就是那时候。

时间转至2005年,我的领导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单位。作为他的得力干将,我也很难再干下去。

我离职后有2年的脱密期。不能去外企,不能出国,还要定期回访。总之条款很多。

而我从单位宿舍搬出来,才发觉,风光不等于钱。

这个社会,早已向物质猛冲了,而我只得了一点点一戳就破的虚名。

领导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虽然从岗位上下来了,但老关系都在。

他帮介绍工作的时候问我,你是想挣名,还是想挣钱?

我几乎脱口而出,挣钱。

后来他把我介绍进一家很不错的企业,销售部的经理曾是他的学生。

经理因此对我很是照顾,带我入行。

十月,他朋友聚会,带我去认识认识。

那是我第一次去真正意义上的KTV,超大的包房里坐了很多人。

我开始挺拘谨的,不敢说话。后来有个穿职业装的女人,坐过来和我聊天。

慢慢地,我就发现,旁边有个一身红裙的女人,一直看着我笑。

她叫顾佩妮。

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女人。

顾佩妮气场非常强大。

坐在沙发上,有种妩媚动人的美。

我被她看毛了,就坐过去问,我……是有什么没做对吗?

她瞥了一眼那个职业装的女孩说,你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我说,她说自己是销售啊。

顾佩妮的笑容更盛了。她说,你这人还挺有意思的。人家是小姐。你问人家什么职业规划,人生规划的,多让人下不来台。

我的脸腾地就红了。

我和顾佩妮就这样认识了。

后来,她经常约我出去玩。那一年,我26,她33。

我必须承认,我被她迷住了。我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出现她这样的女人。

她身上有种女明星的气质,艳光四射。

虽然比我大7岁,但她保养得太好了,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顾佩妮自己开了家日料店,价格昂贵。反正有钱,赚不赚钱无所谓。

后来,经理发现我和顾佩妮常出去,就说,你小子捡到宝了。他们家可不是一般的有钱。看来我下半辈子的生意,要靠你照顾了。

之前,我一直以为顾佩妮只是个有钱的老板娘,那天我才知道,她爷爷出身不凡,爸爸是独子,生意涉及房产,冶金,酒店……多个行业。

我有点吓到了。

了解了顾家的背景后,我打退堂鼓了。

人可以做梦,但有些梦太离谱,你就没胆量做下去了。

顾佩妮再约我,我一一婉拒。

然而,这个梦却向着更加离谱的方向狂奔而去。

2005年11月4日,我和顾佩妮认识的第28天。

是个周五。

北京干冷干冷的,下班回来,冻得我直哆嗦。

我刚进门,顾佩妮随后就来了。

她穿着夸张的貂皮大衣,光着两条腿,站在我面前,散着淡淡的香。

她说,为什么不见我?

我都结巴了,说,我……我们不合适。

可她就像没听见似的,拉我的手,说,呀,怎么这么凉啊。是不是冻着了?泡个脚吧?

然后她脱了大衣,就去找盆,打热水。

她里面穿了件低胸的针织短裙,冬日的房间,便有了旖旎春光。

我整个人都是蒙的,不知道她要搞什么。

一会儿顾佩妮端着盆热水出来了。

她示意我坐在沙发上,把水盆放在我面前,然后噗通一下,跪下了。

我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来,可她把我按下了,说,洗个脚怎么了?

然后她双手捧起我的脚,脱袜子,泡热水。

她仰头看我,双眼含情地说,你的脚真好看。

我只想说,我当时还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中间的一段,跳过吧。

我难以描述。

总之顾佩妮在人前,尽显威风。可关起门,她对我各种伏低做小。

我开始不懂,以为她爱上我,用各种办法拉住我。

后来我才发现,在这场变态的游戏里,我就是个玩具。

她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人人捧着,要不到的对她来说就是羞辱。

我们这等小民,说句不标准的上海话都会被人笑,而她呢,觉得被辱骂新奇又兴奋。

我问过她,为什么是我?你身边不少男人吧。

她一脸天真地说,因为你长得帅啊,个子高,脚大,学历高,最重要的是,你拒绝了我。

那两年,我摆脱不了她。

一边被她的身体所诱惑,一边又恨着这段扭曲的关系。

我唯一能做的抗争就是坚持工作。

听起来,是不是很好笑?

顾佩妮早就劝我不要工作了,她说我挣多少,她给我开三倍。

我说,我有工作,才会觉得自己是在和你谈恋爱。要不然,我会觉得自己像个……

她接话,工具?

她轻轻摸我的脸颊,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才让我放不下。

我觉得自己要疯了。

2007年,在父母的帮助下,我在北京首付了房子。

搬新家,我把爸妈接来玩几天。

结果当天晚上,顾佩妮就来了,穿得规规矩矩,像个职场白领。

我把她堵在门口,低声吼,滚。

她说,我见见怎么了?

我说,你想见以后见,现在马上滚。

然后她就一言不发地瞪着我,眼圈红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哭。心里说不上高兴,还是心疼。

我妈在屋里问,谁啊?我说,快递送错了。

然后砰的关了门。

2008年,是我们最疯狂的一年。

什么羞辱,已经满足不了她了。

我们在床上的时候,她拿塑料袋套在自己头上,在窒息前的那一刻,我再撕开。

后来,她干脆让我掐住她的脖子。

有一次,我上头了,差点直接一了百了。我当时真以为她死了,趴在床上放声大哭。

然后,她在我身边猛地吸了口气,醒过来。她哑着嗓子,问我,为什么不掐死我?

那一年,大事不断。

8月,全国共襄盛举的时候,顾佩妮的爸爸被暗中调查了。因为她妈妈发现她爸向小三转移财产,举报了他财务上的问题。

三个月后,顾佩妮被捕了。

个中细节,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的世界清净了。

我一直渴望着没有顾佩妮的生活,可是,真的没有她了,我的心里,好像缺了一块。

顾佩妮判了三年,09年2月,我去探了监。

条件挺好的监狱,她剪了头发,素面朝天,现出一种干净的美。

我说,为什么是你啊?

她轻笑了一声说,谁还不是个工具。这下,你可自由了。

是的,我自由了。

我请了年假,一个人出去旅行。

最后一站,回了上海。我没见任何人,其实这些年也基本都失去了联络。

我只是到没拆的老房子那边转了转。

然而小杏从老邻居那听说我回来了。

我们到底还是见了面,约在高中附近的咖啡馆。听她絮絮地讲她自己的这几年,感到了一种烟火的温暖。

这一年,我们30岁。

我问出了当年的困惑,为什么突然对我冷淡了,为什么不回我的信。

小杏笑着说,因为我发现许珍也喜欢你。

我呆住了。

小杏说,你说我和许珍傻不傻,要是现在的孩子呀,早打破头争啊抢的。可我和许珍发现彼此都喜欢你的时候,就下意识的退缩了。

我没想到背后是这样的故事,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转移话题问她,许珍都结婚了,你为什么还没结婚啊?

她说,谈了几个都不成功。

她问我,你现在得有孩子了吧?

我无奈地说,早离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小杏可能是我新的开始。这些年,我们兜兜转转再相遇时,彼此都还单着,为什么不能有个开始呢。

当然,也只是那么一瞬。

我在上海住了一个星期。

我请她不要告诉任何老同学。我是来散心的,不想应对太多。

再后来,就是6月了,小杏只身跑来了北京。

我挺意外的。

她说,以前错过了,这次我争取一次机会。

而那时的我,何尝不想争取一次新生呢。

就这样,我和小杏开始了年少错身而过的爱情。

可是,我们真的不是当初的少年了。

各自经历了那么多,彼此坐在一起,心境再也找不回从前。

毕竟青春的美好,只有放在记忆里才能治愈。

小杏是7月回去的。

走之前,她对我说,谢谢你,我没遗憾了。

这里说一件私密的事。

也是我们难以在一起的另一个原因吧。顾佩妮在我心里留了阴影,床事都不是很成功。

在小杏那,也许就理解为我对她没有爱了。她心里的失望,不说我也能感觉得到。

而这也是我没想到她会怀孕的主要原因。

赵小杏到家后,给我发了短信。她说,别告诉许珍我找过你,就当一切成了往事,给许珍留一份美好的青春记忆。

其实那时候我和许珍已经多年未联系,我当然没法跟她说什么。

那两年,我家里催婚催得厉害。还好离得远,可以选择不听。

而我的事业,没有多风光,当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只是,我时常觉得自己如同提线木偶,悲凉地行走在人间。

没了爱,也没了恨。

再后来,就是2011年了。

顾佩妮出狱。

来找过我几次,后来我发现,我那方面就是有毛病了。

通常,男人都要自卑的。可我却感到了轻松。

我以为顾佩妮会放过我,可是并没有。她是在我这找虐找上瘾了吧。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离开。

顾佩妮的家世,动动手指头,可能就会要了我的小命。

我爸是2018年去世的。

我妈见到我,就骂我不孝,说让老爸死不瞑目。

我无言以对。

也是那一年,顾佩妮开始想要孩子了。

具体说,她想和我要一个孩子。她找我说过几次,让我养身体,做试管。

我告诉她,不要做那个梦。

那一年,她46岁,高科技让她看起来,比我还年轻。

她开始追星,热爱小鲜肉,会把追到的小鲜肉发给我看。

她的人生,又找到了新的乐趣。只是这种隐秘的快乐,无人分享,除了我。

我妈是2021年秋天回上海的。

年纪大了,想回去看看。结果过了个年,就叶落归根了。

回去办丧事的时候,我遇见了许珍。

我这才知道,赵小杏当年怀孕了。

照片上那个漂亮的女孩,不用亲子鉴定,也知道是我的女儿。

因为和我太像了。

只是一瞬间,我想到了顾佩妮,想到她想要一个孩子的样子。

我在心里怕了。

我不知道这个心理扭曲的女人,知道我有一个亲生的女儿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

也许我这辈子,都没法认回我的孩子了。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已经陪顾佩妮疯狂了半世,我不能把我可爱的女儿,再带进火坑。

我希望赵云谣小朋友能有个平凡的一生,无风无浪,无忧无虑。

她不用知道,她有个什么样的爸爸。

她只要记住,自己有过一个开朗,热情,讲笑话讲到自己笑不停的妈妈。

回北京前,我去给小杏扫了墓。

我跪在墓碑前,心里一直在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有个女儿。

我想,她是对我失望了吧。16岁爱上的男孩,只剩一颗残破苍老的心。还不如独自抚养女儿,教给她自信与快乐。

又或者,她不想让许珍知道,我和她之间的这段牵扯。

所以宁愿就说是一夜情留下来的孩子。

然而不管怎样,这世上再也没有她了。

墓碑上的照片,是许珍帮忙选的。小杏最爱的一张。阳光下,她笑得很灿烂,脖子上系着一条黄色的丝巾,飘飞在晨风里。

回北京之前,在许珍的帮助下,我悄悄去看了赵云谣。

远远地看着,泪湿了眼眶。

希望有一天,我还能有机会,真正从顾佩妮带给我的阴影里走出来,像个正常人那样活在这个世界上,行走在阳光里。

那时候,我会把我的女儿接回家。

PS大叔说:其实每个故事都有很多个版本,如果不是班长自己来说,我从许珍那听来的故事,就不会这么全面。然而一两万字,又怎么可能写尽他们的人生。对主人公来说,那是日复一日的生活。记录的,只是缩影。

转载注明:后续 | 我是长得像胡歌的班长,17年了,才敢说出我和她的变态关系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7zzNimqWQePX.html

上一篇:我们老了,不能给你们带孩子,媳妇连怼两句,公婆无话可说
下一篇:面对丈夫婚外恋,女人做好这三点,才是最好的还击

TAG   :班长 后续 变态 说出 关系 胡歌的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