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财经 > “金融茶”暴涨暴跌,钱流入谁口袋?

“金融茶”暴涨暴跌,钱流入谁口袋?

发布时间:2022-09-21 00:00:00   来源:财经   阅读:

【https://www.xwpdw.com--财经

中新经纬9月21日电 (马静 魏薇)“大益茶涨起来很快,上一波行情一天涨一两万元。”一位普洱茶交易经纪人对中新经纬如是说。然而,对于大多数炒茶客而言,这样的行情已成为历史。

从去年8月起,以大益茶为代表的“金融茶”进入一轮深跌,至今仍“跌跌不休”。曾引起广泛关注的2003年六星孔雀班章饼(散筒)从600万元/提(约2.8千克)跌至450万元,大半年跌去150万元。8月27日发布的新茶2101金色韵象在9月2日尚是5.85万元/件(约14.99千克),隔天单价就降到5万元,一天单价跌超8000元,9月20日显示其已较高点跌去2.15万元。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这种暴涨暴跌是消费品异化成金融产品的结果。由于“金融茶”流通盘很小,其中坐庄和操盘的可能性非常大。

从日涨一两万到日跌八千,“金融茶”的涨跌背后,钱流入了谁的口袋?谁又是接盘侠?

大益茶“跌跌不休”,多数从高点腰斩,新茶出现倒挂

近期有媒体报道普洱茶遭遇大跌,有人亏损上千万元。中新经纬以普洱茶投资者身份走访了北京多家普洱茶专卖店得知,从整个市场来看,无论是用于普通消费还是批发的普洱茶,价格几乎没有太大变化,大跌的主要是大益集团出品的普洱茶,俗称大益茶。

云南大益茶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益集团)始创于1940年,其出品的普洱茶按照年份、批次、规格等不同分为千余种。大益集团前掌舵人吴远之在2004年率团队收购勐海茶厂后,开创性采用“期货交易”模式运作,普洱茶的收藏和金融属性被放大。因此,普洱茶又被称之为“金融茶”,今大福、润元昌、中茶等品牌也是普洱茶二级交易市场的交易品种,不过大益茶流通量更大,是市场主力。

虽然不是股市,但普洱茶的二级交易市场形成了连贯的运作模式,参与者包括发行方(厂家)、投资者、经纪人、经销商等,“涨跌幅、K线、大盘指数、多空对决、单边下跌”等股票交易用词也是普洱茶行情交流话术。普洱茶主要的交易/交流平台有找找茶(APP)、大益行情网、东和茶叶网等,运营公司注册地址多在广州。

找找茶APP由广州找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 注册资本500万元,参保人数为0。大益行情网由普洱茶服务商广东大观茶业有限公司创建运营,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缴为0,参保19人。东和茶叶网由广东东和茶叶有限责任公司运营,其成立于2008年,注册1000万元,实缴40万元,参保36人。

大益茶分为三种价格:出厂价、配货价和零售价,分别对应厂商、经销商、普通消费者。然而,自从去年8月起,大益茶交易进入寒冬。大益行情网上,多数普洱茶价格从高点腰斩,一些“明星茶”如1801千羽孔雀已从2021年3月的79万元/件(一件约14.99千克,下同),跌至28.5万元/件,包括2001春秋大义在内的新茶甚至出现倒挂,跌破了2.25万元/提(一提约2.5千克,下同)的配货价。

走访过程中,一位大益经销商谈起当下行情不禁感叹,一样是1.5万元/件的配货,行情未崩时,经典款7542最便宜的价格也要3万元一件,但现在拿到手就要赔5000元。

广州芳村是中国茶叶最大的集散地,分布着数十个大型茶叶批发市场,茶商数量超过2万家。这里也是普洱茶及大益茶交易买卖最核心的地带,每天都会更新大益指数,是茶叶价格变动的最前线,相对而言,大益行情网等线上交易平台的价格则具有滞后性,为实际交易时的参考价格。中新经纬以投资者身份与一位广州芳村的茶叶经纪人黎风(化名)取得联系。对方坦承大益茶多数产品价格正处于低位,自己也有亏损,“20多万元的群峰(2001 群峰之上)还握在手里”。从大益行情网的数据来看,这款2001 群峰之上是2020年出的新茶,目前已跌至10.8万元/提。

仓颉号暴跌带崩全产品线

入行5-6年的普洱茶交易商朱良(化名)在和中新经纬记者交谈时,将本次大跌称之为大益明星茶仓颉号崩盘后引发的后遗症。

仓颉号是大益集团在2021年6月下旬发售的重磅新品。发售采用两种形式,一种是面向益友会(即大益茶官方线上销售平台)尊享会员(需交年费2500元),每人限购1套,发售价格为11760元/套(即357克/片)。类似股票申购,会员需要提前预约,中签后才能支付购买;另一种是面向经销商,配货价为7万元/提(一提有7片,即配货价比零售价低1760元)。

仓颉号发售之后的行情好似黄粱一梦。发售次日市场交易价格立马飙升至15万元/提,还不到一个月,又涨到18.7万元/提,但此后迅疾回调,一路下跌至当前7.35万元/提的价格。

仓颉号的崩盘何以如此猛烈?背后跟大益茶的“期货交易”模式相关。通俗理解,即在没有实际货品的条件下,大益茶交易市场也可以凭借提货单进行交易,开出一个空单,等茶叶价格攀升后,由上一个茶客再卖给下一个茶客,如此循环往复,从中获利。

据南方周末报道,仓颉号最终爆雷问题出在空单开得太多,但市场上没什么现货。而大益集团究竟向经销商配了多少货,以什么样的价格配货,经销商囤了多少货,这些信息一直都不透明。

空单太多导致仓颉号崩盘,也是中新经纬走访大益专卖店时,经销商提出的看法。除此之外,朱良提到,去年吴远之的去世消息也给市场带来一定震荡,尤其是新茶,“因为前一年的新茶配货价都比较高,比如一件2001 7742的配货价是6万元,但现在已经回调到了3万多元,很多新茶都出现了破发。”

参与的投资者也在变少。朱良还提到,之前地产、建材等行业的客户一般会做普洱茶投资,但近来这种客户少了,普洱茶投资市场不振跟房地产市场有一定关系。

谁赚钱了?又是谁接盘了?

实际上,大益茶崩盘不是第一次,暴涨暴跌的故事已经上演多回。自称是大益集团第一批经销商的李林(化名)直言,在过往一二十年里,这种行情已经经历了三轮。这一次跌得这么厉害,就是前期泡沫比较大,涨得太高了。

将暴涨暴跌演绎得比较淋漓尽致的是大益轩辕号。轩辕号于2017年11月推出,配货价为3万元/件。此后一路上涨,在2021年3月时已经涨到了190万元/件,涨幅高达6233.33%,但随后又震荡式下跌,如今在65万元/件,一年跌去了125万元。

被称之为顶级普洱茶的2003年六星孔雀班章饼(散筒)从2021年3月的600万元/提直线下跌到2021年11月的450万元/提。不过,尽管如此,折算之后,该款茶一克约1607元,约是当前黄金价格的4倍。

姜蕊经营高端普洱茶生意,入行已经12年。她告诉中新经纬,天价茶是金融品而非饮用茶。单纯就普洱茶而言,物以稀为贵,品质好茶价值也不低,尤其是一些保存非常好的老茶或一些生态环境非常好的名山头的古树茶,价值相对来说比较高,但也没有动辄到几十万元一公斤的地步。

由于普洱茶越陈越香的特质,因而具备长期投资价值,但这种大涨大跌是一个消费品被异化成金融产品的结果,这不是正常的交易现象。对于大益等‘金融茶’来说,由于其流通盘很小,其中坐庄和操盘的可能性非常大。”江瀚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如是说。

“总有人愿意去赌。”走访时,某大益茶专卖店主秦亮(化名)也毫不讳言地指出,大涨大跌跟庄家有关。庄家不仅是在资金上有优势,还要对产品有所了解,选什么产品、为什么选,背后都有“高人”指点。这涉及品种到底能出多少货、能拿多少货等,而且炒作普洱茶也需要讲故事。

朱良则提到,和股市类似,大益茶投资也有做短平快的,一般投资时长是一两个月。而

进来做短线肯定是跟着庄家走的,特别是新茶,因为其溢价率比较高。

宋宋(化名)是一家普洱茶专卖店店主,店内也陈列少数大益茶。在她看来,大益茶类似金融产品,资金允许可以收,但普通人还是不要参与这种交易买卖,炒作最后的结果就是经销商赚钱,消费者背锅,无论经手多少茶客,最后茶饼还是要拆开来喝,这时候炒作的代价还是转嫁到了普通消费者身上。

在交流中,秦亮多次对大益茶的这种炒作表示了“不感兴趣与不支持”,但他也不否认,确实存在一些经销商冲着挣快钱来,“行情好的时候,就跟白捡钱一样,店里的生意都不顾了,只要拿到厂家的配货在高点出掉,现在行情不好了,就有很多人闭店去做别的。大益集团之前说全国有2000多家门店,但听说现在好多其实都不干了。”

秦亮称,大益茶交易主要是以芳村为主的中间衔接市场来做。市场太乱,可能有弄虚作假,也可能有诈骗,自己开实体店不会去掺和,“不能光看涨,价格差距过大,交不了货,也就没人接盘了”。他还提到,自己也会从芳村拿货,往来需要验货,但有时候交易复杂且随意性大。之前从芳村拿了一件新茶,只因为使用壁纸刀割开了快递箱的胶带,原包装有了变化,茶叶价格就降了6万元,“一刀下去就赔6万,交易要求太多了”。

“投资要认准渠道,有些店可能今天卖完明天就跑,关键是要看老板有没有实力,开了多久的店。”一位北京大益茶专卖店店主在给中新经纬记者讲解投资要点时则这样强调。

“没有百分百赚的,都是资本力量。”黎风表示,很多人喜欢追涨,但本次割得最惨的就是“追涨又贪”的那些人。

朱良则透露,有一位深圳的老板给春秋大义和沧海两款茶坐庄,最后亏了两三个亿出去,但现在也还在做。大益行情网显示,春秋大义和沧海都是2020年推出的新茶,目前均已跌破配货价。

品牌“信徒”:坚信不卖就可以迎来价值回归

资本实力是这场博弈中的关键因素,撑不下去的早早退场,除了“硬撑”以外,还有人开始抄底。中新经纬走访交流的几个经销商们普遍信奉“时间换取空间”,坚称此轮大跌只要不卖出就可以迎来价值回归。

李林称“有识之士”都在抄底,“作为投资品,普洱茶的大涨大跌很正常,怕的是没有交易,没有人关注,只要不去变现,总会涨回去。”

“短平快操作难度系数太高,肯定会有超出本身价值的泡沫。但是做中长线就没有什么失误空间,到了一定年份肯定会涨,只不过是涨了多少的问题。”秦亮称自己为真正支持大益品牌的人,不参与投机炒作,出于爱好和收藏的初衷来经营。他提到,普洱茶每年的升值幅度约是15%-20%左右,爱喝茶和喜欢收藏的可以买一些普通又很便宜的茶,做长线是没啥问题的。

“当初3万元/件(约10.5千克)入手的大益羊年生肖饼,自己连同周边的朋友购买了有上千件,现在已经跌到了1.15万元/件左右,但也无所谓,不出就行。行情虽然不好,但我们不太愿意关注,我对产品未来是有信心的。”秦亮称。

以李林为代表的“长期主义者”的底气主要来自于对大益“普洱茶第一品牌”的信任。他们认为,大益作为行业品牌之首,有众多的消费者在支持,在工艺和产品质量上都有保障。

朱良也在做茶叶回收生意,他透露,近期收的比较多,无论是收藏或者是消耗,现在这个价格都不怕,其中“大益新茶出货比较多,这些茶一出来就是一个透支未来几年的产品,所以泡沫大跌得快。”

姜蕊向中新经纬表示,15%左右的升值幅度是有的,但最终还是要根据市场和手里的普洱茶品质来决定价值空间。

“普洱茶越陈越香众所周知,但它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是原料,第二是工艺,第三是仓储。哪一个环节把控不好,越陈越香的特点可能也不会实现,或者说实现的价值并不高。如果一开始入手的就是低劣普洱茶,就是放100年也实现不了越陈越香的特点。”姜蕊提到。

“摆脱消费品属性的做法违背市场根本逻辑”

“通过期货交易模式炒高普洱茶的价格实际上有巨大风险。”去年吴远之去世之后,江瀚曾发文评析大益“金融茶”。他认为,普洱茶能够被大量炒作,核心原因是其采用了欧洲红酒分级分类标准的一种方式。市场对普洱茶需求较大,短期时间内,这种炒作具有一定价值。但一旦分级分类标准的执行者离世,或者说标准体系没有办法能够长期支撑下去,就很有可能出现巨大问题。

如今大益茶又迎一轮大跌,江瀚对中新经纬表示,有些高价茶守着库存等升值的做法并不靠谱,他再次强调,普洱茶的流通盘其实很小,真正的市场就是击鼓传花,这种期货模式在茶行业的交易中也难以持续和推广的。茶叶永远是消费品,任何摆脱消费品属性的做法都是违背整个市场根本发展逻辑。

需要注意的是,这场“豪赌”中的标的——普洱茶虽然采用“期货交易”模式,但并非是经过监管批准的期货交易品种,这意味着普洱茶交易未有完整的监管规则。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如果有期货交易场所属性必须经过金融监管部门批准。普洱茶的这类“期货交易模式”从目前信息看可能更多还是各主体之间的自治行为。但如果交易人数太多、换手率过高,且涉及交易金额巨大,或引起监管关注。

吴远之在2019年曾对外公开回应过“金融茶”的争议。在他看来,普洱茶是微生物茶,有其独特性,在没有被喝掉之前,微生物一直在工作,茶的品质是一直在变化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茶的品质更好了,价值更高了,但是由于有消费,存世的数量更少了,所以价格自然更高了。相当于是用更高的价格买了一个新产品,这与金融无关。他还估算,大益产品每年的交易额在500亿元之上(2019年估算数值)。

江瀚认为,这也许就是尚未被监管关注的原因之一,其他金融市场都是万亿规模。“大益茶整体交易仍是一个小众市场,更多是个人对个人的交易所,监管出手还要再考虑一下。”

作为“金融茶”的相关方,大益集团对当前市场状况有哪些看法?是否有针对性措施?中新经纬向大益集团发去采访函数日未得回复,大益集团办公室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表示,“一切以此前发布的回应为主,没有更多回应,‘金融茶’跟大益集团没有关系。

中新经纬注意到,大益茶官方微信公众号在7月9日发布的一篇推文提到,大益集团举办了一场公益茶会,邀请律师团队向销售大益茶产品的茶商们讲解茶类交易的法律法规知识,还表示将长期为茶商们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转载注明:“金融茶”暴涨暴跌,钱流入谁口袋?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7zNiyJqWXWQX.html

上一篇:已证实!这家车企实控人被批捕!
下一篇:曹远征:美元加息是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变动的先兆,高度关注区域经济一体化,区域金融本币化进程

TAG   :暴跌 暴涨 流入 口袋 金融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