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女性 > 品读 | 母亲的黄猫

品读 | 母亲的黄猫

发布时间:2022-09-21 00:00:00   来源:女性   阅读:

【https://www.xwpdw.com--女性

我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养了一只黄猫,在我记忆里,母亲从来不曾养猫养狗,七十多岁了,怎么就养猫了呢?

那年仲夏,回老家休年假,刚踏进家门,一只黄猫瞪着一双锐利的水灵灵的眼睛,陌生而又机警地看着我。母亲正在帮我拿肩上的行李,看出我的惊奇,赶紧怯生生地说,这是邻居送的猫。母亲把黄猫抱过来让我们相认,嘴里没说什么,用一种征询的眼光望望我,又看看猫。她知道我从小就不喜欢猫,担心我会不高兴。

要是以前,我肯定会嫌弃,甚至责怪她怎么养起猫来。经过“打麻将事件”后,我对母亲的喜好再也不干预了。

那是再往前几年的事。因我家比较清静,邻居们就来打打麻将,母亲也乐得张罗,摆起小方桌、小木椅,烧好开水泡好茶。

我暑期休假回家,一进门正好看到五六位姑婶婆妈围拢着搓麻将,顿时就不高兴了,阴沉着脸,没理她们。母亲吓坏了,整个房子突然寂静下来,空气凝滞,人人都不敢摸麻将,局促不安,待母亲一起身,姑婶婆妈们都悄然离开。

在家那几天,母亲同往常一样,做了许多我喜欢吃的菜,本来话不多的她变得更沉默了,一天也不敢多看我几眼。我似乎意识到一点什么。直到哥哥来,说村里传开了,说什么人啊老不得,做父母的要看子女脸色,打打麻将都不让,把儿女培养成“公家干部”又有什么意思?

我听后如锥心般痛,像从一场噩梦中醒来,觉得自己面目可憎。在乡邻眼中,我孝顺父母的形象一下子就被拆穿了。其实所谓孝顺,不过是定期给父母生活费,对父母生活起居却很少关心。

父母在家相守,一年到头做饭洗衣,头痛脑热,人情往来,都似乎与我无关,很少坐下来听他们说说话,也没注意到他们一年比一年苍老。

那次离开家时,我颇难为情地对母亲说,你们平时还是打打麻将吧。母亲听后,惊喜的表情中还是有一层疑惑。但此后,母亲在电话里,有时也会兴奋地谈起某一天打麻将风头好、手气好。

对人对事对物,只要本着接受的态度,就会表现得友好喜爱。黄猫壮实,步子稳健而敏捷,周身的毛像金黄的缎子发出柔软的光,简直太可爱了。母亲滔滔不绝地说起黄猫,兴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如初为人母者夸赞自己的新生儿,以前可从来没有说这么多话。

我忽然意识到,只要我有一点点听她的话、顺她的意,她就高兴得不得了;只要我对她有一点点关心,她就满足得不得了。

黄猫是母亲的贴身宝贝。母亲做饭时,黄猫在灶台上跳来跳去;母亲洗衣服时,它调皮地用脚在盆边戏水。它和母亲几乎形影不离,从厨房到堂前,一会儿跃前,一会儿蹦后,还不时用尾巴轻轻扫母亲的腿。母亲在躺椅上打瞌睡,黄猫就讨好地卧在母亲枕边,头侧向母亲的脸,安静地闭着眼,陪伴着母亲一起进入梦乡。

黄猫的待遇自然不低,母亲用箩筐给它做了一个窝,每天精心调制猫食,经常弄些鱼骨头来给它吃。有时,母亲一边喂食,一边和猫说话,说些以前生产队里的故事,她相信黄猫能听懂,黄猫似乎也一直专心听她讲故事。

有一天,母亲进菜园一会儿,黄猫没有跟着,从菜园回来就不见了。这可把母亲愁坏了,着急四处找,楼上楼下,前厅后屋,再到后山、到河边、到村头寻几遍,“喵喵”地呼唤,直到黄昏也不见黄猫的影子。

掌灯时分,母亲依然坐在门口等,一脸愁容,又满怀期待。她认定黄猫是绝不会出走的,它那么讨人喜欢,可能是被谁家关住了,一定会跑回来的。

果然,不一会儿,黄猫急匆匆跑回家了,跑到母亲跟前,“喵喵”委屈地叫起来,用一副受了欺负的眼神望着母亲。母亲一把将黄猫抱在怀里,口里念着“好了好了”,用手抚了又抚,拍了又拍,用脸贴着黄猫额头使劲地亲着,还装着要打它,嘴里还说着“要想去别人家就别回来了”。

这使我想起小时候在外玩野了,母亲找遍了也不见人影,直到我偷偷跑回家,母亲又气又恨地说:“你就住外边,别回家!”

后来电话里,母亲多次提到黄猫,说黄猫怎么调皮又听话,怎么悠闲又能干,家里再也听不到老鼠叫声了。每周打电话,我就想到黄猫调皮可爱的样子,感到又欣喜,又忧伤。

父母都沉默寡言,父亲抽烟喝酒打发时光,母亲和姑婶婆妈打打麻将,两人虽说相守相伴,却还是显得寂寞孤单。有了黄猫,仿佛有了一个孩子陪伴,给母亲落寞的时光以慰藉,给母亲带来了开心欢乐。

以后每次回家,黄猫都欢喜地缠着我们,亲热得很,完全是一家人的感觉。起初不怎么关注黄猫的父亲,也主动和黄猫亲近起来,吃饭时还用筷子蘸点酒喂给黄猫吃,把一家人都逗乐了。

2008年暑假回家,不见黄猫来亲热,又突然发现母亲一下苍老了许多。父亲告诉我,两个月前,黄猫再也没有回家,母亲坐在门口等了7天,奇迹再也没有出现。像丢了魂一样,母亲整天念念叨叨,还常常抹泪。

这一年10月,母亲病重,卧床一周,我在北京值班,没赶回去服侍照料,母亲离世时也未能见上最后一面,成为我永生的悔恨和遗憾。

转载注明:品读 | 母亲的黄猫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7m6JyyqWXPQe.html

上一篇:窒息,她这婚早该离了
下一篇:微信搜这2个字,就知道谁在偷偷关心你

TAG   :品读 母亲 黄猫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