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新闻 > 河南小伙大学毕业成入殓师 入行18年至今未婚

河南小伙大学毕业成入殓师 入行18年至今未婚

发布时间:2022-06-23 17:23:41   来源:新闻   阅读:

【https://www.xwpdw.com--新闻

2012年,西安市殡仪馆内,一个面容严肃的男子站在里面,他正修复着一具被吊车碾压过的遗体。

逝者年龄和他差不多。年纪轻轻遭此横祸,陈云感慨道。

因为是被吊车碾压过的缘故,逝者的颅骨几近面目全非,要想将其完全修复,绝非易事。

陈云只能是尽自己所能,还逝者一份体面,给生者一个安慰。

整整八个小时,陈云先是为遗体做了颅骨整形,伤口缝合。

入殓师 入殓师

外貌恢复完整后,陈云继续为遗体做了更细致的修复,敷蜡、化封、调油彩,最后再上妆,终于将一个面目全非的遗体逐步恢复成了生者所能接受的模样。

这整个流程用了整整8个小时,陈云几乎没有休息的机会。

待一切工作完善后,逝者的亲属终于能够上前见她最后一面。

亲属见了死者的样貌,竟是先愣神了一下,继而互相抱着嚎啕大哭。

“我妹妹以前也喜欢化这样的妆。”亲属叹了口气,感慨道。

和死者道别之后,他们再三向陈云表示了感谢。

能用自己的学识让逝者体面地走,让生者心安,正是自己当日学习这门专业,从事这份职业的初心,亦是陈云从入行到现在坚持了整整18年的动力。

经常会有人问陈云,天天和死人打交道,你不害怕吗?

网络图 网络图

刚开始,怕自然是怕的,现在当然也怕,生死在人们心中,一直是比天还大的事情。

毕竟他也是一介肉体凡胎,比起怕,他心中的坚定分量更重。

没有人知道陈云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到如今这一境地经历了多少困难,亦没有人知道陈云从一位普通人,历练成一颗能异常冷静地直面死亡的心理,其中又经历了多少。

纵是陈云自己回想起来,也不禁感慨连连。

陈云坦白,他最不想遇到这两种类型的遗体。

一种是车祸死亡的,一种是跳楼死亡的。

他之所以害怕,和其当初坚定选择这一行业的初衷有关。

车祸现场 车祸现场

那年正是高三毕业,紧张忙碌的高三结束,青春洋溢的少年们本该肆意挥霍着自由的时光。

陈云最好的一个朋友,不幸遇到车祸,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8岁。

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就这样离开,陈云想要再见其最后一面。

可无论陈云怎么恳求,殡仪馆的人却苦苦阻拦,陈云甚至要下跪求他们,让自己再见见吧,送他最后一程。

不是不让你见,是你根本见不了他,他现在的样子你接受不了的。”

原来挚友因为那场车祸面目全非,工作人员担心家属看到后身心会受到冲击,心里会留下阴影。

如此,陈云失去了和其挚友相见的最后一面,亦成了他此后终生的遗憾。

焚化炉 焚化炉

他想不明白,逝者已矣,和生者天人永隔不过一个焚尸炉的距离,亲人还连其最后一面都不能见,为什么要让遗憾永生呢?

“那我为什么不能在其中尽一份力呢?”陈云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陈云突然好像看清了未来的方向,他要为逝者献一份力,让他们体面地离世,也让生者不再有遗憾。

但这一想法却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

“你简直脑子进水,读书读傻了!”老一辈的人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走上和死人打交道的道路。

但路是陈云走的,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会轻易被现实打倒。

为遗体化妆 为遗体化妆

一家人是闹也闹了,骂也骂了,最后还是妥协于了陈云的选择。

高考成绩下来后,陈云毅然报考了长沙民政学院,他终于可以向着入殓师的工作前进。

上学期间,陈云主攻的方向是防腐整容。

毕业后,陈云供职于西安市殡仪馆,开始了其入殓师的职业生涯。

在这份工作上,第一关要过的,就是如何和逝者相处。

“死亡的味道”是陈云第一次实际接触到逝者的感受,也是至今最为介怀的事情。

虽然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理论知识,但真正接触到死者的那一刻,陈云还是大受冲击。

网络图 网络图

比起视觉的冲击,环境中凝重、阴沉的气味在第一时间,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围绕着自己。

从手指头到头发丝都是那股味道,怎么也洗不掉,好几天都散不去。

后来好几天,陈云脑子里一直在反复想一个问题:“是不是人死后都是这个味道?”

陈云用了很长时间来消化这种感受,他渐渐明白虽然自己选择了这个职业,但并没有真正坦然接受死亡。

因此,他才会抗拒、排斥这种死亡的味道,不过人的成长也不是一日就能促成的,他选择埋头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因为满心赤诚,才能让自己在对遗体服务时,能百分百地对遗体秉持着尊重,敬畏的态度。

这是对逝者的尊重,亦是对一种生命形式的尊重,更是对自己理想的尊重。

网络图 网络图

陈云能逐渐达至这一心境,能相对平静地看待死亡,除了自身的努力外,还和自己的老师有关。

师者的一句话点醒了身处迷茫中的陈云:“我们这个职业和其他职业是一样的,我们都是在为人民服务。“

”我们是在为死者服务,但同时我们在为死者服务的时候,也是在为生者提供一个永恒的慰藉,这是一件积德其善的事情。”

“把它当一个度自己,度他人的工作就可以了。”陈云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什么。

陈云终于与自己、与死亡和解,才能够坦然面对工作中那些可怕的事情。

每一个从事这份工作的从业者背后,其实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网络图 网络图

陈云的前辈从事这一行业,是为了纪念自己早年间死去的妻子。

多年前,前辈的妻子跳楼自杀,留下他独自一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仿佛突然被惊醒,意识到平日里自己忙于工作,对家庭疏于照顾,把所有的压力留给了妻子。

妻子在家庭和工作间忙得目不暇接,妻子因此感到压力太大难以承受,他却选择了视而不见,妻子只能继续扛下所有。

到最后,妻子再也无法忍受,选择了用跳楼来结束这一切。

妻子死后,他终于直面了自己的失败,是他的不管不顾才导致了妻子的遗憾离世。

为赎罪,为弥补,亦为让自己有一处脱离自我谴责的地方,最后,他选择了这一行业。

“人啊,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开始觉得遗憾,才懂得珍惜。到那时,一切都晚了。”

网络图 网络图

陈云听得云里雾里,却也为之动容,有些感情不必多言语,就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在为逝者修复仪容之时,同样是入殓师理解死亡,与死亡和解之时。

修复仪容,其实也是自身的一种修行,他们不仅安抚了家属,也安抚了死者。

这一次是一具面容损伤十分严重的遗体。逝者的半边颅骨已稀碎不堪,四肢基本也呈碎块状态,内脏已悉数流出。

要将逝者完全还原到其生前的样子,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陈云要面对这样的场景第一时间也得平复自己的心境,让自己彻底进入工作状态。

之后便是换工作服,戴上帽子口罩,穿戴整齐来到逝者遗体面前,向其庄重地鞠一躬。

首先要为逝者洁面,悉数洗净其面部的污垢,这样做好像就能让死者逃脱曾经的苦难一样。

之后再适度按摩逝者的僵硬冰冷的肌肉,以达到放松状态,为后续上妆做准备。

网络图 网络图

颅骨破碎的地方要先做颅骨整形,整完形后,将大面积割裂的伤口进行缝合,他们从此又是一个完整的人。

等大体的轮廓部位恢复完毕后,再用粉扑遮一下逝者脸上的细小瑕疵。

“用粉扑为逝者脸上上一点色,也是为逝者脸上有一点红润之色,让家属看了心里更为好受一点。”陈云解释道。

陈云还会为逝者描一下眉,薄薄地打一层腮红,点一下口红。

做到这里,大部分工作都完成了,当然这还不是最后一步。

面部都处理完毕后,陈云还会检查一番逝者的指甲、头发等部位。

指甲长的,陈云会为逝者修剪一下,头发不整齐的,陈云会为逝者梳理工整。

这样一套程序下来,逝者的遗容已远没有刚开始看上去那么恐怖。

网络图 网络图

“我们是想尽自己最大的所能,让逝者看上去就像一个睡着了的人。这样,家属见了心里会觉得好过点。”这也是陈云工作耗费数十个小时想达到的最终结果。

陈云在工作方面虽然也会遇到一些麻烦的事情,但这些都很快可以克服掉,更让他觉得麻烦的是日常生活。

活人比逝者难应付多了,是陈云从事入殓师这一行业最大的感受。

被问“在做什么工作?”是陈云刚开始最为头疼的一件事。

“当时自己还挺较真儿的,觉得我凭自己的本事工作,挣钱吃饭有什么值得被看不起的。”

但后来陈云完全不这样想了,长年累月的工作已经让他能够坦然面对这一切。

过去陈云过年回家,村里人问起他工作的时候,不顾父母皱着的眉头,陈云总是直言:“自己是为逝者整理遗容的。”

网络图 网络图

陈云回答得诚恳,但众人只在他的话语里听出了“晦气”之意。

众人想不通,一个好端端的大学生为什么要去学这么晦气的职业?

同样,陈云也想不通,不过是一份很正常的职业,为什么在大多数人眼里要带着异样的情感色彩去看它?

经历得多了,陈云也就逐渐明白了:”每个人对死亡的认知不同。对很多人来说,死亡是一个禁忌的话题,是一个一旦提及,自己好像下一刻就会被拉入死亡一样的词语。”

闭口不谈,是为了双方的体面。

只是,逃避死亡的话题,死亡便能放过谁吗?

网络图 网络图

陈云心底明白死亡也不过是一种生命形式而已,每个人终将迎来这个结局,它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可怕,而是沉默且庄严。

陈云不再和人争论这一话题,并不是因为他为人们的忌讳所妥协,而是为了自己的家人。

一次陈云介绍自己做的是入殓师的工作后,亲戚朋友竟然将锋芒指向了陈云的父母,认为是陈云的父母没有教好他,是父母带坏了他。

陈云对这个局面猝不及防,这些人若是冲着自己来,他还可以据理力争,但因为自己让父母受这样的羞辱,他内疚极了。

从此,再有人问起他的工作,陈云只是云淡风轻地答道:“我在民政局工作。”

再问起关于工作的事,他也只是寥寥几句应对一下。

网络图 网络图

“没什么好计较的。之前我还挺喜欢争一个理,其实换个角度想,再过几年,几十年,再看当下的争执,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此,陈云便也想开了,众人想听什么,他按照众人想听的回答就是。

斤斤计较,除了受伤和生气,再无半点作用。

那些老人活了大半辈子,远不是他一两句话就能扭转其思维的。

当然,老人好应付,自己的终身大事可就没那么好应付了。

入行18个年头,中间为陈云说媒的不在少数。

在这方面他不可能再敷衍了事,每当众人听到陈云是入殓师这一职业时,就都纷纷打了退堂鼓。

之后,陈云对婚姻也看淡了,婚姻于他而言,并不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道程序。

“随缘吧,道不同不相为谋,也许会有能够理解我的人出现。”

网络图 网络图

对于此事,陈云坦言,其实最对不起的是父母,父母何尝不想看到他拥有自己的家庭呢?

当日报考这一专业时,父母已做了最大的让步,今天还要因着他遭受众人的白眼。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至少自己在这份工作上实现了人生的价值,陈云安慰自己道。

“干这行的都是积德行善,我们给了死者体面,也给了生者慰藉。”

对于入殓师这一职业,陈云坦言,这是一份神圣的工作,尽管很多人对此很忌讳,但他会坚持自己所想。

-完-

编辑丨书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转载注明:河南小伙大学毕业成入殓师 入行18年至今未婚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7iNNH6qgggUq.html

上一篇:M2芯片版MacBook Pro体验:老模具 新体验
下一篇:房东拆迁得260万 租房15年女租户要分一半:住出感情了

TAG   :入殓 河南 小伙 未婚 至今 毕业 大学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