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新闻 > 男孩被打成植物人7名同学获刑 8年过去仍未获得赔偿

男孩被打成植物人7名同学获刑 8年过去仍未获得赔偿

发布时间:2022-06-20 11:33:19   来源:新闻   阅读:

【https://www.xwpdw.com--新闻

2014年,贵州双阳中学发生了一起恶性校园霸凌事件。

“校霸”陈某带着一群跟班,将初三学生尹嘉恒围困在教室,疯狂殴打了近半小时,最终导致其头部受创,沦为瘫痪在床的半植物人。

如今施暴者们皆已出狱,若迷途知返,他们的未来仍然可期。而尹嘉恒的人生,却永远停留在了14岁。

在这漫长的8年时间里,他的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胸部以下毫无知觉,智商只有2岁婴儿水平,仅靠流食维持度日,几进重症监护室......最可怕的是,并发症随时都有可能将他推向死神。

如果当时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2014年9月19日,尹父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刚满14岁的儿子尹嘉恒在学校出事了。

这天下午与往常并没什么不同,按照规定,双阳中学毕业班的学生提前半小时来到了学校。

学校/资料图 学校/资料图

校内有个不学无术的“古惑仔”陈某,经常带着一帮“小弟”到处惹事生非。也不知道哪来的风言风语,陈某听说初三1班的尹嘉恒在背后说他坏话。

但其实,这两人从未有过任何交集。趾高气昂的陈某不管三七二十一,当时就气势汹汹地带着8个“小弟”去找尹嘉恒。

下午1点半左右,正准备回教室的尹嘉恒被这帮人围了起来,陈某上前勾着他肩膀说有事要问问:“尹嘉恒是吧,听说你讲我坏话?胆子不小啊,今天非得给你点教训!”

祸从天降,尹嘉恒赶忙解释自己根本不认识对方,并用手将陈某推开。接着,“小弟”何某对着尹嘉恒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陈某一伙人怕被老师撞见,便架着尹嘉恒进了初三1班的教室。进教室后,尹嘉恒被围困在自己座位上,陈某再次追问他骂人的事,尹嘉恒辩解说没这回事。

陈某根本听不进去,对着尹嘉恒左右开弓扇了两巴掌,然后一拳将他的眼镜打掉在地上。

“小弟”们见状也纷纷动手,雨点般的拳头砸在尹嘉恒身上,打得他鼻青脸肿。见陈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小弟”王某上前抱住他想要阻止:“再打就出事了。”

另一位“小弟”见状不由分说给了王某一脚。尹嘉恒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他一边弯腰去拿眼镜,一边希望这场无妄之灾能就此结束。

谁知陈某对着他的头又猛踹了一脚,导致尹嘉恒的头部左侧直接撞到了尖锐的桌角上。眼看就要到上课的时间,陈某这才带着小弟们扬长而去。

资料图 资料图

整个围殴过程持续了将近半小时,教室中有没有其他同学在场,我们不得而知。

但可以推测,当时快到开课时间,应该有不少学生目睹了这一切。哪怕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陈某,或者向老师求助,悲剧就不会发生,然而所有人都选择做沉默的帮凶。

当天下午上课期间,尹嘉恒因身体不适一直趴在桌子上。期间,他曾多次在教室中呕吐,但老师并未过问。放学后,尹嘉恒脸色惨白,已经无法正常行走,同学搀扶着将他送回家中。

尹父尹母见到儿子后心里非常焦急,连忙问他在学校出了什么事。但尹嘉恒什么都没说,只是摆摆手便一头栽倒在床昏睡了过去。

7点45分,尹嘉恒被送往医院治疗,医生诊断其颅骨凹陷性骨折,情况非常危险。

两天后,他的病情突然恶化,立即被安排转院进行开颅手术。当时尹嘉恒神志中度昏迷,不能言语,且四肢瘫痪,医院下发了5次病危通知。

尹父在病房照顾尹嘉恒 尹父在病房照顾尹嘉恒

尹父尹母跪在地上求医生:“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只要能保住他的命,不管怎么样都可以。”

经过抢救,尹嘉恒的命算是勉强保住了,但却成了完全丧失意识的植物人。

每天一睁眼,看见躺在床上的儿子,尹母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出事之前,尹嘉恒的生活一直很单纯。他的父母都是国有企业的职工,生活条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尹嘉恒与父母 尹嘉恒与父母

这个身高1米8的阳光男孩非常懂事,学习成绩不错,喜欢画画、听音乐、唱英文歌,作文也写得可圈可点。

在一篇叫做《小地方的美》的作文中,尹嘉恒说自己的梦想是走出去,找到一份高薪稳定的工作干到退休,“再带着家人回到这种远离城市的地方,富足地生活着。”

尹嘉恒作文 尹嘉恒作文

在另一篇作文《没有不经历坎坷的人生》中,可以看得出尹嘉恒坚强又乐观。他说困难是未知的,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间到来。

“所以我们就会在困难来临之前做好准备,并努力上进而阻止它,我们也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成长、成熟,如果是这样,那么经历坎坷岂不是好事?”

但命运并没有给尹嘉恒迎难而上的机会,这个家庭所有的美好与期望,都在2014年的秋天戛然而止。

事发之后,悲痛欲绝的尹父尹母选择了报警。经过排查,警方很快找到了陈某等9人。

发现事情闹大了,陈某非常害怕,便试图串供栽赃。他向几个同伙交代,去公安局录口供要一致这么说:“记住,是那小子拿刀威胁我们,然后我们才动手打他的。”

有同学良心上过不去,匿名向警察举报了霸凌事件的始末。同时,学校教务处也证实,陈某在学校经常挑事,曾受过纪律处分,而尹嘉恒表现优异,从未打过架。

经过一番审讯后,有两个施暴者承认了罪行,但陈某及其他6人拒绝认罪。后来,警方通过相关证人证词,以及对尹嘉恒伤势、霸凌现场痕迹勘测,认定了陈某等人的罪行。

资料图 资料图

最终法院判决,陈某在情节上避重就轻,不能体现很好的认罪态度,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零4个月,王某、邓某判处3年至4年不等实刑,其余4人均被判处缓刑。

在民事赔偿方面,施暴者家庭当时仅拿出4万多元的赔偿,学校也只赔了60万。这点钱对尹家来说,远远不够。

尹嘉恒的父母月薪只有5000元左右,事发后为了照顾儿子,尹母不得不向单位请长假,所有的开销只靠尹父一人的工资支撑。

开始的两年里,医院每天的治疗费用高达1000元。到了第三年,学校停止支付医药费,尹嘉恒的父母只能将他带回家照顾。

2018年,在一位律师的帮助下,尹家起诉了学校和施暴学生及其父母,要求赔偿各项损失600万余元。

资料图 资料图

此后的三年中,这起案件多次开庭,双方僵持不下。

一些被告认为,他们的孩子已经被判刑了,不可能再赔钱。校方认为,案发时正值午休,不属于学校监管时间,且事情突发,学校无法提前预知,因此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在庭审中有学生举证,学校要求毕业班的学生下午1点半必须到校,因此双阳中学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法院认为,学校未及时发现并阻止校内斗殴事件,未将出现异常反应的尹嘉恒及时送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理应承担30%的赔偿,即92万余元。

被告陈某的监护人承担33%的赔偿,即101万元;其余8名被告的监护人按3%-8%不等的比例进行赔偿;最终总计赔偿298万余元。

谁知一审判决后,被告赵某某及双阳中学不服判决,又提起了上诉。尹嘉恒父母情绪几近崩溃,几次庭审都不得不中断。

公道自在人心,2021年11月,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8年过去了,施暴者皆已出狱,而尹嘉恒依然瘫痪在床。

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他已经恢复了部分意识,但仍处于半植物人状态,智力仅达到2岁婴儿的水平。

尹嘉恒 尹嘉恒

今年2月底,有记者前去尹家探望,和尹嘉恒交流了几句。

记者问他:“你在哪里读书?”

尹嘉恒回答:“双阳小学。”

他能回答8加1等于9,但却不知道8加2等于几;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会叫“爸爸妈妈”,除此之外只会重复一些无意义的言语。

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身高1米8的儿子,已经成了尹嘉恒父母多年来的日常。每天5点天刚亮,他们就要起床为儿子准备食物,打成流食,再一点点喂给他。

终年卧床的病人容易长褥疮,夫妻俩每天都要给儿子擦洗、翻身。年过五十的尹父已经累坏了腰,每次挪动尹嘉恒他都得绑着护腰才能完成。

尹父绑护腰帮尹嘉恒翻身 尹父绑护腰帮尹嘉恒翻身

这样的日子望不到头,尹嘉恒终身都需要完全护理。由于常年瘫痪,各种并发症都找上了门,医院多次给他下了病危通知。

就在去年的一天,尹母觉得儿子精神状态不好,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尹嘉恒在发烧。送到医院后,被诊断出肾结石,且血氧饱和度和血压不断下降。

经过抢救,医生为尹嘉恒取出了几个膀胱结石,足足有鸡蛋那么大,但不敢再做进一步的手术。“他不是个普通病人,胸部以下没有感知,抢救了三天,病情才稳定下来。”

那一个月尹嘉恒往返进出医院四五次,住在重症监护病房,医保不能报销,全部费用只能自行承担。为了保住儿子,尹家自费购买了20多万的进口药,仍旧是医保无法报销的。

尹父照顾尹嘉恒 尹父照顾尹嘉恒

由此可见,尹父尹母为何会起诉并要求赔偿,这笔费用是普通家庭根本无力承担的。

但截止到2022年2月26日,许多被告家长仍未履行判决。律师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随后法院采取冻结账户、召开协调会议等方式,帮忙落实赔偿款。

4年前,在当地民政局的帮助下,尹嘉恒办理了残疾证,每月可以领50元补助。但这点钱对于尹家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尹父尹母想给儿子申请免费的康复训练,结果年龄超了。去年,他们又去给儿子申请低保,却被告知不符合条件。以尹嘉恒现在的情况来看,以后的医疗费用会越来越高,是个无底洞。

“我们夫妻俩如果有一个有什么闪失,或者我们年老体衰了,这个孩子谁照顾他?”尹母对未来充满了焦虑。

即便尹嘉恒没有了希望和将来,但父母仍将他当作唯一的寄托。夫妻俩最怕出门,尤其怕看到那些和儿子同龄的孩子们,他们如今都穿着工装,自由地穿梭在厂区内。

尹嘉恒 尹嘉恒

“本来我的孩子应该像他们一样,但现在他还躺在床上,而且要一辈子在床上躺着。”想到这,夫妻俩难过得说不出话。

就在霸凌事件发生之后,双阳中学请了安保,给学生们买了意外保险,也更加重视校内安全,而对尹嘉恒来说,一切都失去了意义,他只能在混沌之中度过余生。

时至今日,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同样的悲剧还在上演。

对校园霸凌的受害者来说,上学路上的每一步都像在走向坟墓。经历了残酷青春的孩子们,即便伤口愈合,但那份恐惧和无助感,哪怕隔得再久,也依旧会紧紧攫住他们的心脏。

许多老师、家长往往抱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态,淡化霸凌事件的影响性;再者,成年人总爱将“Ta只是个孩子”挂在嘴边,认为未成年人做不出多大的恶来。

实际上,一个从未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过的孩子,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底线。过分地袒护孩子,最终的恶果也都会由孩子买单。

电影《少年的你》中,周冬雨饰演的陈念曾面对镜头发出一连串的质问:

谁能帮我?

录我视频的人吗?站着看热闹的人吗?

还是那些问为什么只有你被跳上,别人就没事的人?

《少年的你》剧照 《少年的你》剧照

校园霸凌虽然发生在孩子之间,却是成年人该面对的问题——拯救孩子的灵魂本就是成年人的职责。无论社会、学校还是家长,在成绩之外都应该对孩子多一些关心和引导。

雪崩面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不作恶,也不要做“平庸之恶”的旁观者。每个人都应当勇敢地站出来,向校园霸凌说“不!”

-END-

作者:鹿野

编辑:柳叶叨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责任编辑:刘婷_NB20835)

转载注明:男孩被打成植物人7名同学获刑 8年过去仍未获得赔偿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7HH66yqgqUjq.html

上一篇:68岁老太被奸杀 17岁凶手:联想到录像画面产生性冲动
下一篇:女子在火化现场发现遗体不是父亲 殡仪馆:我们没责任

TAG   :植物人 打成 赔偿 过去 男孩 获得 同学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