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女性 > 《春雪》⑥ | 不伦的恋情,没有好下场

《春雪》⑥ | 不伦的恋情,没有好下场

发布时间:2022-08-05 00:00:00   来源:女性   阅读:

【https://www.xwpdw.com--女性

领读 | 竹露滴清响 · 主播 | 晓念、夏萌

回顾:

一本好书一种人生,10天陪你一段旅程。

本期“10天陪你读本书”,今天继续为您带来三岛由纪夫的作品《春雪》

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吧!

倾吐心声

清显来到好友本多家做客。

本多让母亲准备晚餐。

这个质朴传统的家庭,由于清显的到来,大有蓬荜生辉的气氛。

本多从来没见过清显的眼睛这么炯炯有神,充满年轻人的青春活力,就像换了一个人。

朋友把自己的绝密事情这样向自己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使本多感到被信任的幸福。

也许是一种主观感觉,在本多眼里,清显显然已经长大成熟,过去那种优柔寡断的美貌少年的影子变得十分淡薄。

现在坐在自己身边侃侃而谈的清显,显然是一个正在热恋的热情奔放的青年。

他的言谈举止里已经毫无无奈和暧昧的踪影。

本多今天与往常不同,脑子发热,竟然也以赞叹的心情,看待清显和聪子犯禁逾矩的行为。

尽管自己早就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循规蹈矩的人。

本多问清显以后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呢?”

“我这个人,一般不干,但一旦干起来,绝不会半途而废。”

本多又问清显,是打算同聪子结婚吗?

清显回答:

“那不行,敕许已经下来了。”

“你不准备甘愿冒犯敕许也要和她结婚吗?”

“比如说,两个人到外国去结婚……”

清显欲言又止,他的眉宇荡漾起忧虑的神色。

“那你打算怎么办?”

“想没想过会是什么结果?”

清显抬眼凝视着朋友:

“有必要去考虑吗?”

“但是,你和聪子周围的人都为着追求一个结果,在慢慢地行动,总不能就你们俩像蜻蜓谈恋爱那样停在半空中不动吧?”

清显没有多说,沉默下来。

本多终于把刚才一直萦绕心间的想法坦率地告诉清显:

“刚才我听了你和聪子的事情后,我突然想起日俄战争的图片册。”

“与战争的战场一样,年轻人也会在感情战争的战场上阵亡。”

“恐怕这就是以你为代表的我们这个时代的命运……”

“所以,你做好了在这场新的战争中捐躯的精神准备,是这样的吧?”

清显的脸上掠过一丝微笑,没有回答。

本多暗自思量,清显不回答,要不就是认为不言自明;

要不就是认为虽然本多的话正合心意,但本多说得过于气派,无法认真回答,二者必居其一。

别墅散心

在临近放暑假的时候,馨月公主送给帕塔纳殿下的戒指不翼而飞,找了很多地方也没找到,学校方面也介入此事。

克利萨殿下吵吵嚷嚷说这是失窃事件。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已经知道。

不过,对戒指本身、对戒指的丢失、对他们热心的寻找,极少有人表示好感和同情。

而且当这些学生意识到是两位王子正冒雨埋头寻找戒指时,再加上对一口咬定是失窃而四处张扬的克利萨殿下的憎恨,便尖酸刻薄地冷嘲热讽起来。

两位王子不想在这里了,对清显说要在近日回国。

松枝侯爵从儿子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痛心。

如果对王子的回国就这样不闻不问,势必在他们的心灵上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

这样一辈子都对日本留下阴暗丑陋的印象。

侯爵试图调解学校和王子之间的对立关系,但是王子的态度十分强硬,看来目前调解无望成功。

于是侯爵觉得,必须想一个办法,无论如何先劝阻王子暂时不要回国,然后再使他们的情绪平静下来。

恰好这时就要放暑假。

侯爵和清显商量,决定邀请两位王子到松枝家的海滨别墅度暑假,由清显陪同。

清显提出也邀请本多一起去,得到父亲的同意。

暑假的第一天,四个年轻人乘火车出发。

父亲到镰仓别墅的时候,往往都是町长、警察署长等许多人到车站迎接,从镰仓车站到长谷别墅,一路上都用从海滩运来的沙子铺路。

但是这一回,侯爵事先向有关方面打招呼,即使是王子,也以学生的身份对待,免除一切迎送。

所以四个人从镰仓车站坐人力车很轻松地到达别墅。

这座日本的终南别墅占地一万多坪,整整占据一个山谷。

侯爵修建了这座日洋合壁的、拥有十二间客房的宅第。

站在别墅朝南的阳台上,正面可以遥望大岛、火山喷发在夜空如同燃烧的篝火,沿着庭院走五六分钟可到达由海滨。

“这庭院真漂亮,没想到日本的夏天这么美。”

两位王子站在阳台上,没有比他们褐色的皮肤更合适此时此地的夏天的了。

今天他们的心情格外开朗愉快。

清显和本多都觉得阳光强烈,两位王子却觉得阳光温煦,他们沐浴在陽光里,从不厌倦。

“先冲个凉,休息一下,然后带你们到院子里走一走。”

清显说。

“干吗要休息呢?”

“我们四个人不是这么年轻、这么精力充沛吗?”

克利萨殿下说。

清显心想,对于这两位王子来说,也许他们更需要“夏天”,胜过馨月公主、祖母绿戒指、朋友、学校。

仿佛夏天可以弥补他们的任何欠缺,可以治愈他们的任何悲哀,可以补偿他们的任何不幸。

清显忽然心血来潮地对王子说去后山散步很有意思,于是本多也顾不得歇一口气消消汗,只好又跟着他们爬山。

清显原先对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现在却这样积极主动,不禁令本多惊讶。

绕过后山回来,又在庭院各处转了一圈,四个人这才心满意足,在海风习习的客厅里休息,喝着从横滨运来后在井水里镇凉的柠檬汽水。

于是,所有的疲劳一扫而光,大家又想在日落之前去海里游泳,便各自做好准备。

牵挂聪子

他们在海水里尽情嬉戏玩耍之后,清显也忘记了自己这个主人应尽的接待客人的义务。

为了各自能够使用本国语言充分聊天,清显和本多、两个王子分别躺在沙滩上休息。

淡薄的云彩笼罩着落日,阳光没有刚才那么强烈。

皮肤白皙的清显觉得这样的陽光非常舒服,他伸展着湿漉漉的身子轻松地仰躺在沙子上,闭目养神。

本多望着大海,他的视线应该和水平线等高,奇怪的是,总觉得自己眼前便是大海的尽头,也就是广袤的陆地的起点。

本多一只手抓起一把干燥的沙子,慢慢撒落在另一只手掌上。

沙子从手掌洒到地上,于是又下意识地抓起一把沙子。

他的眼睛、他的心灵已经痴迷于大海。

清显白皙匀称优美的身躯与那一块红色的兜裆裤形成鲜明的对照。

他轻微起伏的洁白腹部与兜裆裤相接的地方,已经干燥的沙粒和闪光的贝壳细片沾成一条细道。

清显的左臂枕在脑后,平时被上半截胳膊挡住的部分,密集着三个极小的痦子。

本多觉得这痦子似乎破坏了清显肉体的高雅。

也许清显的皮肤感觉到强烈的目光的凝视,他突然睁开眼睛

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一起,本多现出不知所措的表情,赶紧避开。

清显抬起头,视线跟着他,说:

“能帮我的忙吗?”

我到镰仓来,表面上是为了陪同两位王子,其实是想给别人造成我不在东京的印象。

“明白吗?”

本多点点头,早就知道是这样。

“我把你和王子留在这里,自己要时常悄悄回东京。

“三天不见她,我就受不了。”

“我不在的时候,你对王子敷衍一番。”

“另外,万一东京的家里来电话,你也要替我打马虎眼,这就看你的本事了。”

“今天晚上我就坐末班火车的三等车厢去东京,明天早晨头班车回来。”

“这里的事就拜托你了。”

“好。”

听到本多坚定的回答,清显心头幸福地伸出手和本多握手,接着又说道:

“有一位皇族殿下去世了,这正是时候。”

“昨天听说,因为这位殿下的去世,洞院宫家的纳采仪式要推迟了。”

本多从清显的这句话里知道,他的恋爱都与国家大事相关,更切实感觉到其中的危险。

【结语】

今天,我们读到清显兴奋地把自己和聪子的事情告诉了本多,本多对清显的变化感到意外,又为他和聪子的恋爱感到担心。

在陪暹罗王子在别墅散心的时候,清显还牵挂着聪子,说要去见聪子。

接下来,清显真的去见聪子了吗?

明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转载注明:《春雪》⑥ | 不伦的恋情,没有好下场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7HB6miqgxQQX.html

上一篇:中年以后,不要“自以为是、自作多情、自寻烦恼”
下一篇:一个离婚女人的忠告:千万不要嫁给一个让你廉价的男人

TAG   :春雪 下场 恋情 没有 伦的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