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女性 > 【夜读 · 散文】阿大的蜂巢

【夜读 · 散文】阿大的蜂巢

发布时间:2022-09-22 00:00:00   来源:女性   阅读:

【https://www.xwpdw.com--女性

我们那里管姥爷叫阿大。阿大是云南深山窝里的老汉,一辈子只有母亲一个娃。母亲二十来岁远嫁给父亲后,就留阿大就和嗲嗲(祖母)两人在深山相依相守。

每逢正月初三,母亲会带上我和父亲回云南老家。小时候,对于回老家我是极不情愿的。一听到要回去,脑袋里浮现的是诸多麻烦事。比如,回乡路途遥远,下了车还要摸黑赶一段崎岖不平的山路,走许久才能到家;做饭用的是土灶,饭菜不甚合我口味等等。最让我惧怕的,是那里的虫子。自从见过比两个巴掌还大的蛾子,我便想着如何能远离这落后的地方。

在大山,养蜂是不少老百姓过生活的依靠。稍好的蜂蜜六七十一斤,而野生蜂蜜则要三百多一斤,带蜂巢的则更贵。有一年,阿大带我去采蜂巢。我四处乱跑,挡蜂的斗篷被路边芭蕉勾掉。我浑然不知地一头扎进蜂房。蜜蜂受了惊吓,群起而攻,围着我转个不停。

幸好阿大赶到,一下给我套上他的斗篷,抱着我跑了出去。阿大被蜜蜂蜇了好多包,脸颊、手臂、腿肚子都肿了一圈。我被母亲狠狠训了一顿,心情跌落谷底,对这落后的地方更无甚好感了。

阿大在床上歪了两天,才有力气下地。等他身体稍微好一些,就去蜂房拿了几板最好的新鲜蜂巢回来,挑干净,喂给我吃。新鲜的蜂巢,吃起来味道香甜,带着嚼劲,这是大山给儿时的我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好印象。阿大说,以后每年都把最好的蜂巢留给我。

可直至长到十五岁,我才又陪母亲回到了云南大山。阿大还是一如既往待我,拿了几板新鲜的蜂巢,挑干净杂质,摆到我面前。阿大和嗲嗲已经老了,身体也不像以前那样硬朗,我不由得鼻子发酸。

十八岁那年,我入伍了,每天训练都很累,口号喊到嗓子痛。过年时我给母亲打电话,赶巧阿大也在旁边。他听着我嘶哑的嗓音,十分心疼。过了年,我收到了一箱沉甸甸的快递,打开一看是几大罐子的野生蜂蜜和收拾干净的蜂巢,嫩黄色的蜂蜜凝固在瓶子里,散着泛白的花纹。

野生蜂巢多长在陡峭的山坡或峭壁上,采集十分不易。如今野生蜂蜜卖价很高,阿大却都攒了下来。他生活条件亦不好,对我和母亲却十分舍得。母亲寄去的钱他都存起来,我入伍那天全给了我。看着眼前几大罐蜂蜜,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想来那些年,与阿大感情算不上亲厚。但是,阿大一辈子眼里心里只有我和母亲两个人。

作者:何殊一

转载注明:【夜读 · 散文】阿大的蜂巢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7BiJyyqWQjWq.html

上一篇:50岁女人失声痛哭:女人最大的遗憾,到后半生才知道
下一篇:人,宁可做狼,也别做羊

TAG   :阿大 蜂巢 散文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