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国内 > 几十万人的银行存款“消失” 背后关键人物是他?

几十万人的银行存款“消失” 背后关键人物是他?

发布时间:2022-06-20 19:05:00   来源:国内   阅读:

【https://www.xwpdw.com--国内

来源:环球人物

神秘的河南新财富集团

和“隐身”背后的吕奕,

开始受到舆论关注。

“多家村镇银行取款难”风波中,关键人物终于浮出水面。

6月18日,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

“2022年4月19日,许昌市公安机关依法对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新财富集团”)涉嫌重大犯罪立案侦查。

现初步查明,2011年以来,以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系列严重犯罪。”

吕某是谁?

据第一财经等媒体的报道,吕某真名叫吕奕,出生于1974年,老家是河南南阳。20208月,他还参与了河南南阳寻根问祖活动。

尽管他此前的媒体曝光率极低,但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有金融圈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2016年前后,吕奕在圈子里很有名,“他们想收的银行,别家都会退出”。

近400亿元“无法提现”

曾在开封工作多年的退休官员林栋(化名)告诉第一财经,吕奕身后的吕氏家族,最初主要从事家电流通生意,并在豫西南地区有着一定的影响力。

23岁那年,吕奕就和人一起创办了河南航天家电股份有限公司,但他真正的第一桶金,其实是来自高速公路。

2003年,河南兰考到沈丘的兰尉高速正式奠基,建设方兰尉高速开发有限公司背后的实控人,正是吕奕。他也由此获得了公路30年的收费权。

但修高速公路的钱从哪儿来?

吕奕想了个招儿:把高速公路收费权抵押给银行,空手套白狼借来24亿元修路钱,然后把其中部分资金用于参股金融机构,然后再把金融机构的股权抵押融资……

再后来,他成立河南新财富集团,并透过旗下遍布全国的影子公司,先后参股了国内多家城商行、农商行和村镇银行。

据凤凰网《风暴眼》不完全统计,吕奕及其新财富集团盘踞的银行高达30家。知情人士称,“吕老板很有势力,除了在开封拥有两大家电市场万宝商场和航天商场,还拥有兰尉高速以及五星级酒店、宾馆等。

多年来,吕奕处在“闷声发财的状态中。

河南村镇银行取款难储户:6000万取不出,看不见希望

直到今年4月18日,“多家村镇银行”的消息开始发酵。多家银行先后发布公告,称因系统升级维护,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将暂停服务,引起一些储户恐慌。

一些到郑州去沟通“取款难”甚至根本没去河南的相关储户,近日甚至突然发现自己的健康码变红了。

一位叶姓储户告诉《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大概在一个月前,河南公安厅初步给每个省市发了一个协作函,大致是让储户合理维权,不要做出过激的行为。有储户看到了这张协作函,上面标记的数字,金额在397亿左右,储户数量在几十万。

自此,神秘的河南新财富集团和“隐身”背后的吕奕,逐渐受到舆论关注。

和落马官员有隐秘联系

那么,吕奕控制的河南新财富集团究竟有着怎样的能量,才能渗透如此多的银行?

公开信息显示,河南新财富集团成立于2011年7月中旬,注册资本1.16亿元,法人代表为余泽峰,持股比例80%,自然人林恒森持股20%,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对实业投资、企业投资与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已于2022年2月10日注销。而同月,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因受贿被逮捕,当时吕奕也被带走协助调查。

这并非吕奕第一次与贿赂事件扯上关系。

有媒体报道,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2018年9月20日作出的刑事判决书中披露,吕奕为寻求贷款,曾向郑州银行副行长乔均安借款900多万元,之后为获取更多贷款,又行贿2300多万元。

而且,两人还一起做起了吃息差的生意,由乔均安负责搞定银行批准,吕奕借款后再放贷给一些关联公司。在这份判决书里,吕奕的身份是新财富集团董事长。

今年6月1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通报称,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魏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前一周,河南省纪委监委对河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首席发展顾问窦荣兴严重违纪违法问题也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而窦荣兴正是中原银行的原董事长。

中原银行与备受关注的新财富集团也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凤凰网《风暴眼》称,2013年底,中原银行在成立之初曾合并13家城市商业银行完成重组,中一家为驻马店银行,其股东中有新财富集团的影子。组前夕,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关联公司突击入股,获得驻马店银行的5.6%股权。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在吕弈的“朋友圈”中,还囊括了PE基金、港股上市的大型银行、信托,以及注册资本达400亿元的大湾区产融投资公司,但就是这个庞大的“朋友圈”,目前已有很多合作对象与吕弈关系出现破裂,有的正在起诉他。

国籍已为塞浦路斯

今年3月,许昌市公安局曾发布《悬赏通告》,悬赏10万元通缉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在逃嫌疑人孙振甫。从2018年起,孙振甫担任许昌农商行的副行长。

许昌农商行是此次出现问题的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安徽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的最大股东。

5月16日,曾有媒体向许昌警方求证孙振甫是否归案,对方表示相关案情还不便透露,不过,此前悬赏10万元征集线索的《悬赏通告》“已经作废”。

3天后,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该事件不仅是社会公众和村镇银行之间的交易问题,还涉及其他主体和复杂的交易结构。

银保监会称,四家村镇银行的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或通过资金掮客吸收公共资金,涉嫌违法犯罪,目前公安机关正在侦查。相关业务也要等公安机关侦查结束后,依法依规处置。

这是通报消息中,第一次出现“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字眼。

很多人关心,吕弈作为事件及诸多谜团的核心人物,身在何处?

有媒体报道,吕弈在结束“蔡鄂生案的协助调查后就去了美国。目前,他在境外以“安电视国际传媒集团理事长的名头活动。该传媒集团是一家部位于纽约、由理事会管理的非盈利性新媒体机构。其官网显示,吕弈的国籍为塞浦路斯。

6月17日,据清风郑州微信公众号消息,针对近日部分村镇银行储户健康码被赋红码的问题,郑州市纪委监委启动了调查问责程序,对发现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的乱作为,将依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6月18日,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在警情通报中表示:目前,案件侦办取得积极进展,公安机关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

“该案涉嫌犯罪行为持续时间长、参与人员多、案情十分复杂。公安机关将进一步加大案件侦办力度,不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逃避惩罚,进一步加大追赃挽损力度,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并适时发布案件侦办阶段性进展情况。

保证储户存款安全是整个银行业务的逻辑起点和基石所在。

正如光明网评论所说,村镇银行再小,也必须保护储户利益。这是常识,也是底线。处理本案时,必须保证合法储户的存款安全,否则会影响“银行”整体的社会信用。

综合自第一财经、每日经济新闻、凤凰网《风暴眼》、三联生活周刊、光明网、证券市场红周刊、澎湃新闻、华夏时报等。

更多报道

河南新财富集团实控人套现手法揭秘(第一财经

起底河南新财富实控人商业版图 关联十家企业涵盖商贸、农业等

这些银行的股权成为质押贷款的主体,成了吕奕从各金融机构套取资金的工具。

6月20日上午,当第一财经记者赶往总部位于郑州的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新财富集团”)时,发现这里早已人去楼空。一楼的大门处,张贴着禹州市公安局于4月25日张贴的封条。

“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线上交易系统被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和利用的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明。”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于6月18日在官网发布公告称。

“现初步查明,2011年以来,以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系列严重犯罪。”许昌市公安局也对外发布警情通报称。第一财经之前报道过,警情通报中提及的“吕某”真名为吕奕。

第一财经调查发现,河南新财富集团对于金融机构的渗透,并不局限于村镇银行,还包括一些城商行、农商行。这些银行的股权成为质押贷款的主体,成了吕奕从各金融机构套取资金的工具。

交叉渗透

曾在河南新财富集团下属某公司任职的王麟(化名)告诉第一财经,由吕奕实际控制的影子公司多达上百家,而且,这些影子公司,有着鲜明的特点。

王麟总结,吕奕布局的这些影子公司大致有以下特点: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又是其他数十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兼任着B公司、C公司的股东或者监事;Y公司的大股东,到了D公司、F公司,又会摇身一变成为小股东,而且,这些影子公司之间,又会层层穿透、交叉持股。但有一点最为明显,就是吕奕只在幕后,他的名字永远不会出现在这些公司。

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为例,第一财经初步统计发现,在该银行15名股东中,与河南新财富集团存在关联关系的,便至少有5家。

而宋都农商行的高管名单中,则至少活跃着三名与河南新财富集团有着关联关系的高管:吕虎,宋都农商行董事,其持有河南新银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49%股权,而河南新银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则是河南新财富集团;乔永纲,宋都农商行董事,工商信息显示,其不仅担任着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还同时在其他7家公司持有股份,2020年3月,由乔永纲担任执行董事并持股63.4%的河南盈福祥商贸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3205.0512万股宋都农商行股权,质押给了河南杞县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此外,新财富集团另一名高管,也在宋都农商行董事担任董事。

“外人(如果)不知内情,可能很难发现其中的联系,但其实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在河南新财富集团任职期间,开始有高管找到王麟,希望他出任某家公司的法人代表,王麟担心风险,最终选择了离职。但他发现,河南新财富集团的业务模式,已经开始成型:找钱参股银行,然后,再把钱从参股银行套出来,高利放贷给其他企业。到了后期,随着直接控制的银行股权越来越多,河南新财富集团甚至直接介入了某些银行的高管任命、董事会成员选举等。

就这样,通过不断参股、质押,河南新财富集团及其实控人吕奕,开始不断渗透国内多家城商行、农商行,后期,伴随着金融监管的加强,吕奕又开始盯上了村镇银行,并依靠多家影子公司,参股同一家村镇银行,在某些村镇银行形成了具有话语权的股东地位,最终具备了操作甚至控制这些村镇银行的基础。

质押套现

那么,吕奕是如何把已经入股到银行的股金,再次从银行套出的?第一财经记者循着王麟的指点,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是两家同时由吕奕实际控制的“影子公司”,两家公司同时出现在河南汝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汝南农商行”)的股东名单中。

其中,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认缴出资945万人民币,持有汝南农商行1.79658%股权;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认缴出资1890万人民币,持有汝南农商行3.59316%股权。

不过,两家公司的股金,很快从另一家农商行被“套”了出来。

天眼查信息显示,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持有的1800万股汝南农商行股权,被质押给了河南尉氏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尉氏农商行”);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持有的900万股汝南农商行股权,则被质押给了河南上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蔡农商行”)。透过股权关系可以发现,尉氏农商行和上蔡农商行的股东中,同样闪现着吕奕所控影子公司的关联公司及相关自然人的身影。

实际上,汝南农商行的188名股东中,与河南新财富集团存在关联的“影子公司”,并非只有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与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

河南丰加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丰加公司”)也是汝南农商行股东,持有汝南农商行股权。

丰加公司共有两名股东,分别为陈守永持股95%、袁天真持股5%。

天眼查信息显示,陈守永同时为16家企业的股东或高管,袁天真则同时为17家企业的股东或高管,而且,陈守永、袁天真两人,还同时出现在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其中,陈守永持股90%,袁天真持股10%。

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刑事判决书中,吕奕承认,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均是由自己实际控制、经营的公司,这一点,也得到了河南新财富集团财务部工作人员付某的证明。

河南丰加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被先后质押给了三家农商行,其中,被质押给河南汴京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汴京农商行”)的,有900万股,被质押给汝南农村商业银行的,有1175万股。汴京农商行的股东中也闪现吕奕所控关联方的影子。

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为开封宋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宋都农商行”)股东,其持有的宋都农商行1899.2896万股股权,于2020年3月被质押给了河南杞县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杞县农商行”)。

同时“潜伏”在宋都农商行,还有郑州尚安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郑州尚安”),其持有宋都农商行7.82%股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这是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另一家关联公司。新财富集团的大股东兼法人代表余泽峰,曾长期在郑州尚安担任高管。2019年11月,郑州尚安商贸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2400万股宋都农商行股权,质押给了河南通许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通许农商行”)。

为了获取更多融资,2013年时,郑州尚安的两名显名股东朱建伟、王勇,甚至还曾试图把自己持有的郑州尚安商贸有限公司,质押给安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第一财经进一步查询发现,无论是通许农商行,还是杞县农商行,这些向河南新财富集团及其关联公司放贷的农商行,其中不少股东的背后,也都活跃着河南新财富集团及其影子公司的身影。将其持有的某家机构的股权,抵押至其影子股东埋伏的银行,套取出现金,这是吕奕所控公司的惯常手法。

取道信托

除了把持有的部分银行股权质押给其他参股银行,吕奕还会直接以这些“影子公司”的名义,从其他银行直接贷款。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上述刑事判决书显示,吕奕曾分别以河南海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河南祺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等公司名义,于2007年至2013年间,先后分别向郑州银行申请贷款,“每个公司当时大概有几千万元贷款,(应该)都是乔均安(郑州银行时任副行长)经手批的,”吕奕述称,为此,他曾先后向乔均安行贿数千万元。

目前,乔均安已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郑州银行办公室工作人员则回复第一财经称,吕奕以上述公司名义在郑州银行的贷款状态,目前均为“结清”状态,尚未出现逾期状况。

不过,记者查询发现,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从杞县农商行借出的大部分借款,由于未能及时偿还,杞县农商行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执行金额为4395.63万元。

此外,将持有的银行股权抵押给信托公司,进而获得贷款资金,同样是河南新财富集团的融资方式之一。

第一财经此前曾报道称,2016年及2018年,与河南新财富集团旗下“影子公司”存在关联关系的开封恒亚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开封恒亚”)便曾先后将许昌农商行2015.86万股及6314.14万股股权分别质押给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至今显示为有效质押。

此外,上述提及的由吕奕实际控制的河南海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也曾于2016年8月,将其持有9360万股的洛阳银行股权,质押给方正东亚信托。在此前后,河南海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还曾试图将其持有的3696万股河北银行股权,质押给国通信托。

同样为吕奕所控制的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曾参股的河南佳森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河南佳森”),则由安徽怀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怀远农商行”)提供质押担保,先后从从渤海信托获得信托贷款共计4.8亿元。最终,由于河南佳森公司迟迟未能归还贷款本金,怀远农商行将其告上了法庭。

转载注明:几十万人的银行存款“消失” 背后关键人物是他?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7B6iBHqgqUgQ.html

上一篇:唐山烧烤店打人案中案
下一篇:李邑飞当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书记

TAG   :几十万 存款 消失 背后 关键 人物 银行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