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股票 > 【派哥聊美股】对话夏春:美联储三度大幅加息,后市将如何演绎?

【派哥聊美股】对话夏春:美联储三度大幅加息,后市将如何演绎?

发布时间:2022-09-22 00:00:00   来源:股票   阅读:

【https://www.xwpdw.com--股票

【派哥聊美股】对话夏春:美联储三度大幅加息,后市将如何演绎?

新浪财经主编 @派哥聊美股 对话银科控股首席经济学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夏春-财经智识 :美联储三度大幅加息,后市将如何演绎? 本场主要议题: 美联储本加息周期内第三次大幅加息75基点,同时与6月份相比,大幅调升了对未来利率的预期,大幅调降了对未来经济增长率的预期,您判断这三个月发生了什么,导致美联储的预期进而是行动意愿发生了如此重大转变? 美联储加息后,自美股开始,澳新、日韩市场普跌,直觉和经典理论提示我们,这似乎是必然现象,您对加息对股市必然不利这个问题怎么看? 历史不会简单重演,本轮加息所处的宏观背景与以往有何不同?您觉得最主要的不同点是哪些?它们进而会对市场未来的走势产生何等影响?

以下是连麦全文实录:(点击观看视频)

对话夏春:美联储三度大幅加息,后市将如何演绎?

主持人:各位网友,《环球市场播报》的粉丝们大家好!今天晚上我们非常非常荣幸邀请到了银科控股的首席经济学家、金融研究院的院长夏春博士来给我们讲一讲。因为大家都知道今天凌晨是美联储第三次大幅加息,我们围绕着这个议题讲一讲后市将如何演绎。欢迎夏博士!

夏春:谢谢李老师。

主持人:开始之前我稍微插两句。因为我真的和夏博士蛮有渊源,应该在很久以前,我一直在新浪财经报道美国市场,那时候您在金融时报上开设的专栏,每篇我都要读。渊源还不只于此,因为您的职业过去两段还真的和我有关系。2010年诺亚财富在美国上市,2016年银科控股在美国上市,都是我做的专题。我刚才还特意翻了一下,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银科也是六年过去了。今天通过朋友的介绍,能够邀请到您,真的是非常非常荣幸,感谢您!

夏春:谢谢,我们也都是新浪财经的忠实读者,在新浪财经也开了专栏。当年我们做学生的时候,那个年代没有像现在这儿多的平台,主要都是通过新浪获得一手的信息,包括我们以前在美国留学的时候,主要是通过新浪了解信息。我印象特别深,有一年我带着诺亚的客户去奥马哈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我们从费城坐飞机飞到奥马哈,一下机场,结果看到整个机场全是新浪财经的广告。我们当时都惊呆了。可以说在投资者教育这一块,新浪财经一直做得非常好。

主持人:好的,也谢谢夏博士对我们的褒奖。

我们叙旧、攀渊源就告一段落,我们开始今天正式的连麦。

大家也都知道今天早上的两点钟,美联储在本次加息周期中第三次加息了75个基点,如果五轮加息都算下来,整整加了3个百分点,加息的速度、力度非常大,几十年来所鲜见的。他在同时发布的最新的经济预测方面,和6月份比,很明显大家可以看到,大幅调升了对未来利率的预期。比如今年应该是从原来的3.4%一直到了4.4%,一个百分点又上去了,同时还大幅调降了对未来经济增长率的预期,今年应该是从1.7%实际GDP的增长率,一下子降到只有0.2%,几乎没有增长。

夏博士,在过去的3个月发生了什么,促使美联储的预期、行动的意愿,在未来很短的时间内还得加息一个百分点,什么促使他的行动意愿发生这么重大的转变?

夏春:这个重大的转变有蛮深的原因。过去40年,上一次沃克加息加到接近20%的情况下,全世界进入到了一个低通胀的过程。过去“股债双牛”,通胀越来越低,很大程度上,这一代整个华尔街包括央行的官员其实都已经对通胀没有概念了,都认为通胀这只“猛虎”已经被克服了。疫情冲击之后,美联储开始救市,他认为货币不会造成通胀的严重性,包括鲍威尔在几个月前甚至都还是不愿意承认通胀是由于过度刺激、发钱发太多造成的。当然今年发生了一些新的因素,包括俄乌冲突等。

总体来讲,我们可以把这个世界想象成前40年通胀越来越低,接下来,一开始大家不相信通胀会持续,觉得都是冲高回落,过去整个这一年华尔街在这件事情的判断上都是发生了错误,基本上最深层、最本质的原因是已经40年走低,这一代人其实没有印象什么是通胀了,通胀的理论过去这些年也都没有太多的进展,包括很多人都认为菲利普斯曲线都消失掉了。现在它一旦回来,一开始大家都没有把它当回事,现在大家严肃地认真对待它的时候,发现确实很麻烦,因为现在确实有一些深层的因素,包括过去40年享有的和平环境,一下突然没了。过去中国向全世界提供廉价的商品,现在这个条件可能也变了,战争造成的石油短缺、能源短缺,包括我们追求的新能源、ESG、减碳、减排,所有这些合到一起之后大家开始重新认真思考,发现这个问题很严重。

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虽然通胀本身是一个坏事情,但是它对应的是美国现在失业率非常低,就业非常好,现在就回到了经济学家讲的“菲利普斯曲线”回来了。美联储突然意识到马上要到冬天了,能源价格又有一个上涨的过程,现在美国经济比较好,失业率比较低,大家还在找工作,都在谈条件,因为通胀这么高,我现在不停地要加工资,工资的上涨是有粘性的,一旦上去之后就下不来。

给大家讲一个好玩的,今天中午我跟一个朋友聊天,他女儿被纽约大学录取了,我就恭喜他,我说今年刚刚本科毕业纽约大学的学生可以拿到8万美金,还要加上奖金,非常好,结果他说四年后我的女儿毕业以后可能就不是八万美金了。我说你错了,工资是不会降的,一旦升上去就不会降下来。所以,短期内,至少半年内、一年内,可能工资还会往上冲,因为现在就业非常好。工资往上冲对应着房租还会往上冲,现在美联储发现临近冬天通胀没有下来,特别是核心通胀现在还是一个平的,一下子急了。这个错误其实美联储在40年前犯过,40年前,70年代的时候通胀居高不下的时候,美联储犹豫一下子要放松,一下子要收紧,最后发现老百姓比你更聪明,老百姓发现你其实控制不了,那我就要获得补偿,我就在谈判过程中间要求更高的工资来弥补我的通胀。现在几乎面临一模一样的情况,鲍威尔由原来一个非常典型的鸽派,现在他必须要带头做出这个榜样,让市场相信美联储有能力,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才能够让经济快速地调整预期。

他昨天的讲话也比较严,甚至衰退也在所不惜,所以现在这个预期,年初的预测1.7%的增长现在调到0.2%,年初预测的点阵图的加息加到今年年底3.5%,到了大概今年6月份的时候,其实市场的预测已经认为要加到3.75%和4%。现在美联储又告诉你,我其实要加到4.5%。这一系列的信息出来之后,短期内会对市场造成冲击。但是如果能够实现美联储的理想,把大家的预期都控制住,经济衰退到来,房价也跌一跌,大家重新计划自己的工作、薪酬,可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这是它发生巨大变化的一个深层的原因。

主持人:夏博士,您讲了美联储的转变,因为美联储在此前一直采取稳,到最后甚至有点落后实际通胀曲线的程度,他的批评者一直这么说他,包括联储前主席,现在是财长,他们都说过“通胀是暂时的”,后来都为此道过歉,我们预判错了,通胀看来不仅不是暂时的,而且看来还有点根深蒂固。现在回头来看,这么猛的加息,而且应该是几十年从来没有过的迅猛的加息,到8月的CPI一公布超预期的时候,一下子把美股砸了一个大坑,那天晚上道指都很少见地一下跌了1200多点,这时可以看出来他确实是有点着急了,他要慢慢地往前赶,把他曾经失去的落后通胀曲线的时间要夺回来。从现在看来,他要加到4.4%、4.5%,看样子在今年年底的11和12月份,至少加125个基点,中间市场预期不会拉得很大,至少还有一次75,12月可能还有一次50,加起来就是125,他再看在高台平整的CPI水平,看看继续在高台平整还是是不是有可能通胀真的降下来,如果降下来可能还好,如果没有降下来,可能真的晚上发的宏愿,他要“不惜”,他说以前为了经济,他还想两手抓,一手降通胀,一手还想着经济可以软着陆。如果通胀降不下来,他已经说了“不惜了”。美联储还向沃克致过敬,可能真的要像80年代采用一些雷霆的手段。昨天美联储加息以后,美股还是有点拉的,一开始对75个基点是有预期的,认为是OK的。但是后来鲍威尔讲话以后,做出一系列比较强硬的表态以后,后来美股跳水跳得很厉害,道指跌了500多点。今天早晨一起来,澳洲、新西兰、日本、韩国股市一片跌,因为不难想象,此前美联储的加息大概也会是这种反应,包括还有一些经典的理论都曾经告诉我们“加息肯定对股市是不利的”,这是不是一种必然的现象?加息对股市必然不利这个问题,您可能有一些独到的见解,麻烦夏博士给我们讲一下。

夏春:教科书上都是这么说的,“加息对市场不利,对股市特别不利”。经济学的教科书都是假定其它变量都不变,只有一个变量发生变化,确实这是分子分母的关系,有一个定价公式,分母是利率,利率如果提高,整个折现过来肯定是要跌的。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还有一个分子,往往在利率加息的过程中,代表着经济比较繁荣,其实美国现在通胀很高。另一方面就是经济非常好,我2007年的时候当时在美国感受很强烈,当时金融危机没来,油价涨到4块多,那个时候大家找工作,我08年毕业,07年找工作,特别好找工作,很多工作机会。但是接下来萧条了,没工作了,09年毕业的学生就惨了。

所以,现在通胀是双刃剑,它一面是坏消息,另外一面实际上是好消息。老百姓都不喜欢通胀,还是在这里抱怨。在加息的过程中间,短期内有一个冲击是可以的。但是有可能从结果上来看,每次加息之后,有可能涨,有可能跌。如果大家不说太长远,今年这几次,今年3月份、5月份、7月份加完息以后美股,往往在没有加息之前市场都是跌的,因为我预测你要加,就开始跌。加完以后,经济是好的,重新去思考它。

前几天我在一个群里,里面有一个老教授提到加息的事情,他就坚决认为加息一定是导致股市下跌的,他就拿今年的这一次短期数据来看。我跟他讲,其实你可以挑出一些时间段看加息以后股市下跌,这是因为现在衰退,泡沫,各种因素。如果把时间拉长来看,有很多时候加完息以后实际上是上涨的。

我以前在港大的时候,有一个台湾教授,他专门花了很长时间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到底加息之后股市是涨还是跌”。这个问题在学术界没有标准答案,它只能找到一些特别的例子去把它分子的因素和分母的因素分开。

在过去这些年,如果你把加息看成是一个周期,因为一旦加息不是加一次就结束了,有时加的多的话加十几次,加的少的话加9次。从2015年12月加到2018年年底,一共加了9次。如果看整个时间段,我们会发现一个明显的现象,刚开始加息的时候,前3个月市场可能会慢慢走低,最后那个阶段慢慢走低,但是整个这个时间段,其实绝大部分时间是涨的。而且不光是股票,包括债券、黄金、商品,基本上有这么一个趋势。最简单的逻辑是加息是因为经济好,分子的力量更大。

这个事情我想告诉大家,在中国更加明显,中国过去几次加息的时候,中国的沪深300、创板几乎都在涨。但是有一个东西是跌的,人民币反而在加息过程中是相对弱,但它不是很明显。股市基本上都是涨的。

我的意思是,回到这一次,确实历史不一定重复。今年毕竟从年初加起来加到现在,美股跌得很厉害,美股从开年到现在,纳斯达克跌了25%,今年6月份跌了33%,跌得更凶。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这一轮加息也没加完,现在也很难做决定。如果再重复历史,有可能(上涨)。但是也有可能这一次是一个下跌的情况。

我最后想一句话总结,在学术界,加息到底是导致股市上涨还是下跌,不管是短期还是长期,没有标准答案,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主持人:刚才夏博士很精准地指出来,股市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系统,如果想做一个比方,可能像一个气象一样,影响它的变量非常非常多。利率肯定是其中之一,如果把单个拿出来,利率可能是影响最大的之一。但问题是它还有很多其它的变量,它的每一个历史时期其它的变量是怎么组合的,有时是很难揣测的。如果其它的变量全部组合起来,在某些条件上有可能还会产生综合的作用,还会产生超过利率的(作用)。因为历史每次只有一个状态,不可能穷尽所有的变化。所以,简单地说一次就下结论说加息一定对股市不利是很难说的,一定要依靠当时的具体情境、其它变量很多组合的关系,此消彼长,都有可能,才能够比较准确地判断出未来美国市场的走势。

美联储从3月份开始一直在加息,夏博士,这一次除了利率之外,还有一些什么与以往不同的作用力比较大的因素?这一次和80年代相比,影响美国市场其它的不同的因素有哪些?它们会对这个市场的未来产生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夏春:刚才我们做的这个统计分析实际上是把过去所有的都拿出来做了一个平均数,如果要看相似性,有两次可以直接跟这次去对比、去思考。一次是80年那一次,跟现在非常像,它的石油价格从70年代上涨,一开始也是一场战争,阿拉伯对以色列的一次战争。这次战争的持续时间很短,大概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是战争结束之后,阿拉伯打败了,它就说我不给与以色列友好的国家供给石油,这是第一次石油危机。这次石油危机,开始大家也没有想到会延续那么长时间产生通胀。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当时美国尼克松总统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接下来这些年,美元进入到一个很大的贬值的过程,这个贬值的过程就带来石油价格不断上涨。看一下日本和德国的经历就会发现,当时日本和德国的货币,因为一开始比较弱,后来它比较强,因为美元贬值。

我们这次跟70年代、80年代相比是非常类似的,石油价格不断上涨,战争引发,到后面沃克出来非常强硬地加息,加到超过通胀。在历史上面,如果把时间拉得更长,真正要控制通胀,通常要把利率加到超过通胀两个百分点。现在核心通胀就算是按6.3%算,也要加到8%。如果是按总体通胀,现在是8.3%,要加到10%。现在可以说美国经济已经承担不了那么大的加息,因为它的国债占比太高。

这一次很有启发,因为80年沃克加息之后,美股其实是下跌了一次。但是大跌完以后,美国进入到一个经济繁荣期。它通过刮骨疗毒,不惜一切代价让通胀下来,但是接下来配合里根的改革,这个时候美国经济繁荣。

这是很有参考意义的。这次鲍威尔想我如果能够实现这一条,短期内可能会被华尔街骂,被投资者卖,但是长远来看,我可能会青史留名,这可能是他的一个考虑。

另外一次比较相似的是2015—2018年这一次加息,美国经济从金融危机慢慢走出来,经济越来越变好。当时大家都觉得2017年股票要崩盘。其实2017年股市特别好,那一年只有美元跌,其它所有资产都涨。所以,那个时候加息加得很有底气,一直加到2018年,这个时候撑不住了,还加了一次。所以,那次鲍威尔又被骂了。

这次加息,前面那两次加息有比较大的参考,但是我要强调这一次有很多不一样,比方说过去因为没有通胀,大家对通胀没有坚决了,包括耶伦这样非常资深的经济学家都做了错误的判断。当然这里有人做了非常正确的判断,前财长Larry Summers其实很早就说通胀会很严重。他是专门研究这个问题的。

现在相同点是俄乌冲突,通胀水平非常高,美联储犹犹豫豫。不同点是以前美元很弱,这次美元很强。但是在美元很强的情况下,通胀居然还这么高,就说明通胀的严重性其实比我们看到的数字显示出来的还要严重。

我给大家讲一个数字,非常有启发,我们今年做预测的时候就注意到一个数据——PPI。CPI是消费,PPI是生产端的。我们经常讲CPI回到了40年前,但是很多人没有留意到PPI回到了50年前。50年前就是70年代,40年前就是80年代。实际上PPI现在是在70年代的高位,也就是说生产端这么高的话,消费端即使传导有一个时间差,它还是在影响着CPI。这次的不同点是美元比较强,它居然还这么厉害,就说明通胀比较严重。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还有一个很大的不一样是现在全世界这些国家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经济问题放在第一位。如果把经济放在第一位,通胀就会下来。但是这一次好像大家宁愿忍饥挨饿,能源价格这么高都去承担这个成本,但是我不愿意放弃我在安全上的考虑。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华尔街很希望通胀快速下来,但实际上通胀并不是那么快地下来。因为鲍威尔不是政治上的角色,他不要考虑安全上的问题,他就发挥他控制通胀的角色。

这一次我们确实不能简单地拿历史上加息之后股市大多数时间上涨来看,这一次很可能整个加息周期会加到明年年中,我也不认为明年全年会一直加到底。因为他的预测是今年底大概到4.4%,明年到4.5%,中间可能不会降。但是假如加到明年一季度或者明年6月份,就不加了,保持一段时间,维持一段时间,可能2024年再来降。这次的整个周期里,股市如果相对2019年的高点去比,要回到那个高点有难度。如果只是短短的一年、两年时间里,有难度。但是如果给我三年、五年时间,我非常有信心美股还是会创新高,还是会突破原来的高点。

主持人:刚才您多少提到了我心中的另一个疑问,这次确实是有所不同,这次有的东西也相同,有错不同是回忆上一次就知道,美联储在上一个加息周期的时候,他那时就很苦恼,通胀上不去,连达到它法定的2%都达不到,恨不得要修改它的法定使命,在2%上是不是达不到了,但是你们确信在一段时间内能达到,用这样的办法来对市场预期进行指引。但是这次没想到,40年没有见过的情况一下就发生了,而且他意料不到、意识不到严重性的情况下就发生了,到目前为止还是居高不下。我确实也问过很多专家、学者,诸多的变量里是什么主导它的通胀根深蒂固?有的说疫情,美国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经济下滑得很厉害,美股熔断那时候,但是它那时的通胀反而还没有现在这么严重。有人会说因为俄乌战争,但俄乌战争从今年2月份爆发,到目前为止虽然一直绵亘不绝,但烈度其实是不高的,直到昨天还是前天普京动员30万人,此前都不认为是战争,认为就是一次军事行动,烈度也不是特别高。这两个国家虽然是一些商品主要的供应国,但是感觉这个烈度的战争还没有到影响通胀这么高的程度;还有人说是供应链的问题,或多或少可能和各国以安全为主,以邻为壑,不愿意合作,导致供应链中断的问题,夏博士对现在全球性通胀根深蒂固是怎么看?

夏春:华尔街和经济学家有两派在争论,争论得很激烈。疫情以来这么大规模向每个老百姓发钱,我印象特别深刻,大概2020年5月份的时候,我当时参加中信的一场投策会,当时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一个基金经理,我们俩作为主讲,他说只要货币这样发一定会通胀,他非常相信弗里德曼的观点,是个货币现象。当时我还是受到以前的影响,我并不是说我在两年前就看得出来今年通胀这么高,那个时候我还是觉得光靠发钱并不能带来通胀,因为大家现在把钱拿到手之后并没有主动去花掉,大部分钱在银行里。我特别告诉大家这些年为什么通胀越来越低?其中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是老龄化,在发达国家其实没有那么多投资机会,这些年中国的投资机会很多,我们在中国熟悉了,但是可能到日本去看,到美国去看,即使在美国也没有那么多项目区投。这样大部分的量化宽松的钱其实在银行里越来越多,银行里的钱越来越多,钱就被压到负利率,现在都不可想象的事情,过去就是这样发生了。那一次我们两个人的观点都不一样。接下来只要有记忆的人都知道,包括鲍威尔本人,包括耶伦都认为没有通胀。但即使到今天通胀这么高的情况下,依然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通胀还会延续很长时间,有一种观点认为通胀明年就会下来。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到2023年底通胀会回落到2%跟3%之间。这种观点也不难理解,假如什么事情也不发生,现在价格已经这么高了,就应该维持在这个上面,今年石油80美元一桶,明年如果还是80美元一桶,增速就是零。再加上很多人认为明年经济衰退,经济衰退的话,商品的价格、房租、房价都下来,这种观点很符合我们的直觉,认为会快速下来。

告诉大家,今年7月、8月美股大涨。美股为什么大涨?就是因为通胀已经从6月的高点下来了,认为标普和纳斯达克在今年前6个月跌得太多,已经跌过头了,所以大家开始买,一下子反弹了10%几。这种观点在背后起作用。

现在另外一种观点,认为通胀会持续的时间很长,包括安全问题,中国和全世界的关系现在要脱钩,如果脱钩的话,将来的物价就会持续上涨。中国的生产能力很强大,中国一个国家制造业的产能可以养活全世界两个地球的人。现在如果这个条件不具备了,因为本身中国的劳工成本也越来越高,即使没有这个条件,假设大家现在要到其它地方重新设厂去生产,这个成本就会上来。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通胀来了以后,现在传统上的大国:德国、日本,汽车制造业的主要地方现在没办法开工了,他的人员已经没办法让他实现盈利,他的停产造成了问题。

除了这些国家以外还有传统的生产汽车的大国,不说中国,像印度、墨西哥、西班牙这些国家,现在其实都被这个问题困扰。现在的问题是如果衰退很长时间通胀会下来。但是假如我们希望经济好,经济一旦好起来,这些条件不具备,这些物价就会跟着涨。

所以,现在两种观点还在争论,美联储前一段时间或者说整个过去大部分时间是相信前一派的观点,他认为通胀是暂时的,是供应链的问题,供应链解决了就没问题了。但是另外一派现在就越来越多了,美联储开始相信这一派,认为整个世界发生巨大的变化。过去40年是经济放在安全之前的一个环境,大家都说“和平与发展”。现在大家觉得未来经济好起来的话,产能会跟不上,这些矛盾会持续影响,比如说能源问题,现在如果大家坚持减排,传统能源就跟不上,就不会去开工,就不会扩大它的供应。但是新能源整个来讲还没有办法满足我们人类的这种需求,未来一段时间能源价格可能就持续走高。

我们不要看到能源价格今年7月份、8月份下来了就觉得它不涨了,非常有可能它未来还会往上走,因为能源占的比重太高。还有一个就是住房,美国现在住房的供应是短缺的,现在房价已经回调了,但是在美国的人口结构里,美国的年轻人现在越来越多,以前我们经常讲中国有人口红利,现在中国没有人口红利了。印度有人口红利,越南有人口红利,现在我要告诉大家美国有人口红利,美国2000年以后,因为吸纳了大量的移民,2000年产生了一个千禧一代。所以,美国的年龄结构特别好,年轻人特别多,接下来20年美国的年轻人变老,但是他有钱了,他要结婚,他要消费,他要买房子。所以,美国的房价这一次上涨,除了发钱的因素以外,有一个人口红利的因素在背后。这个因素在未来十年还会影响到整个经济。换句话说,美国房价就算调下来,但是整个现在供应供不上,需求比供应要大,接下来能源和房租、房价这两个CPI最重要的因素,在未来长期可能保持一个向上的趋势。这两个因素考虑进来就想明白了,这两派意见在争论,美联储开始重视这一块的观点。美联储现在很强硬,想把通胀快速压下来,压下来之后经济衰退,衰退之后正常调整,然后又继续繁荣,但是又继续繁荣通胀可能继续来。所以,美联储未来如果能够在3%上面控制住就比较好。原来我们希望是2%左右,如果到3%左右可能就是一个相对好的情况,但这可能就要两三年之后才能实现。

主持人:夏博士,您刚才讲的非常有道理。刚才我自己也列举了一些因素,可能都没有说到这个事情的根本上。您是比较倾向于第二种观点?因为这个世界真的发生了变化。曾经有一种观点,现在通过您的讲解,我可能也认识更加深刻了。其实在前一段时间,可能真的是中国作为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生产者,它得益于全球化,它也用它的人口红利为全世界做出了贡献,相当于通过全球化,它能够整合到全球的资源,那时它的PPI也是非常低的。还有中国工人的辛勤劳动,向全世界特别是向美国,沃尔玛超市里充斥着大量Made in China很便宜的商品,我们用几千万件衬衣能够换来美国波音的一架飞机,这个时候大家也看到事情的另一端,这个时候我们向全世界输出了非常非常第的CPI,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中国如果开足马力,其他人不干,我们的生产能力也能养活两个地球上的人,140亿人。现在世界的政局关系,或者是以美国为代表的中国和西方的代表,真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夏博士说在可预期的近期内可能这种态势不会发生变化,得出的一个推论就是通胀比较高的情况很可能还会维持,并不会像前一派的人士认为可能短期内就会从高台下来。如果是脱钩的趋势,大家以邻为壑、各自为政,在短期内也难以结束。所以,推论是可能不仅仅是一个国家,可能在世界范围内的CPI高位或者是比较高的水平会延续一段时间。不知道我理解得到不到位。

夏春:您总结得非常准确。过去大家都在说中国其实是在全世界输出通缩,中国帮助大家实现了一个非常稳健的环境。大家以前说为什么量化宽松发了这么多钱大家都不去抢物资?因为大家觉得干吗要抢呢?中国生产的东西足够多,我们没有必要去担忧。同时,再加上过去40年的低通胀,大家也相信央行有这个能力控制住通胀。所以,以前大家对通胀没有任何担忧。现在大家就开始担忧,大家觉得需要去囤一些货,开始要去囤东西了,四十年时间产生的全球化的成果,假如要用十年时间去逆转,深远的影响可能就会持续十年。

未来世界的演变一定不是这么简单的两分法,一定是有波折。如果我们用悲观的视角去看,线性思维,认为这个趋势还会持续,但是另外一种可能,我们要把思路打开以后会想,历史虽然说很相似,但也不是完全重复,毕竟我们这一代人有我们这一代人的智慧,有可能一旦经济衰退,假设这次衰退得比较严重,大家重新思考到底什么情况下让我们繁荣,繁荣还不是合作来的吗?还是因为美国作为设计、创意、创新的基地,中国作为一个大的生产基地,当然以后可能是印度来生产,越南来生产,这种合作其实是比对抗要好的。如果大家经历过一次大衰退以后,可能会有不同的想法。

人的记忆其实是有限的,人的记忆往往只记住20年的事情,这20年时间里大家看到的东西就习以为常了。但是一旦发生变化,大家可能会重新去思考原来世界不是只有这20年,再往前看还有100年。100年这样看如果对抗下去结果会更糟糕,一战、二战都是历史的教训。

我们往前看,一种声音可能是快速降下来,一种声音可能是持续很长时间。世界的真相可能多多少少又在这两者之间,可能还会有变化。我自己也不是那么悲观,我从乐观的角度来讲,作为投资者来讲,我非常希望通胀快速下来,美联储慢慢就不加息了,股市也跌了很多,不管是A股、港股、美股都能够快速涨回来,这是一种想法。另外一种想法,我们要认识这个世界太复杂,不要说预测未来十年、五年,明天我都不知道。所以,从投资的角度来讲,可能更好的一个策略还是做好配置,你把大的方向想好,举个例子,昨天别人问我到底怎么投,我说中国投一半,美国投一半,可能这一段时间美国好,可能那一段时间中国好,某种意义上就是对冲。另外,股跟债,今年是罕见的股跟债都在跌,但绝大部分股票涨的时候债在跌,两者是反过来的。所以,配置的时候两个都配一配,问题就有所解决。

再把思路打开,有些国家又想经济增长,又跟中国关系不错,跟美国关系不错,两者都不得罪,这些国家我们考虑是不是能做点投资。像印度,印度原来跟中国是竞争关系,现在你发现印度是两面讨好,可以从俄罗斯拉到油,又跟美国关系比较好,美国拉他去搞对抗,他不参加。我们现在要看到假如这些国家慢慢从相对不理性、相对冲动、相对疯狂地做决策,慢慢碰到钉子开始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们见到棺材,得回头了。我们要从投资得多个角度去想。预测未来是难的,但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讲,尽量平稳、平滑,追求一个合理的收益,相信这个还是可以做到的。

主持人:确实世界很复杂,我们简化的分析方式只能说给大家打开一些思路,提供一个视角,可能要完全模拟或者是完全仿真出来这个世界实际的变化情况,真的是非常难的。

延续美联储的问题,美联储现在一直加息,加息,近期美国经济会怎么样?美国已经两个季度是负增长,但是它还有一个国家级的经济研究局来判定它进没进入衰退。美国也是很有意思,一直抹不下面子。您觉得它会不会陷入比较严重的衰退呢?如果它要走出来,经历了苦难以后,再重新繁荣,这一次您感觉大概会花多长时间?

夏春:美国过去一直有两种类型的衰退,一种是轻度的衰退,特征是它持续的时间大概8个月到10个月,股市平均下跌20%左右。深度衰退持续的时间就长,大概是18个月到20个月。股市下跌的幅度就比较大,下跌30%左右。这一次股市下跌现在是20%—30%之间,其实已经是比较大的下跌。美国国家经济局没有把它定义到进入衰退,因为它是滞后的。历史上面很有意思,有时候你发现衰退期可能股市还在涨一段时间,因为当时你不知道,已经进入衰退,但是国家没宣布,你觉得挺好的,还在买,之后发现是衰退了。衰退其实没有一个公开的定义,我们平时讲的两个季度的负增长,它只是一个民间的大家普遍接受的一个原则,是“母子法则”,不是真正的定义。这一次我个人判断,如果单纯讲美国,假如现在全世界没有其它国家的问题,美国大概率应该是一个轻度衰退。为什么是轻度衰退?有很多原因。一方面,美国的家庭和美国的企业现在的家庭财政状况、企业的状况不错,特别是美国的银行非常健康。这次跟2008年金融危机不一样,2008年金融危机的核心不是房地产出了问题,主要的问题是出在银行系统。美国当时房价跌了很多,但是跟房价相关的资产占的比重并不高。2008年美国的GDP是14万亿美元,当时跟房地产相关的资金出了问题的只有1500亿,只有0.1%。那一次是银行出问题,银行里面的呆账、坏账相关的资产都害怕,不知道你损失多少,不跟你做生意,不融资了,影子银行全都冻结掉了。这次不一样,我们说的衰退更多的是物价这些东西,但美国家庭现在还是比疫情前有钱,虽然说财富已经下来一些了,但是比2019年高点的时候还是更有钱,企业的财务状况也比那个时候要好,包括美国政府的状况也比那个时候好。所以,单纯讲美国,这次是一个相对浅的衰退。而且如果从股市上看,它现在已经跌了这么多,已经多多少少可以说可以抄底。7月、8月反弹这么多,背后的逻辑是大家觉得已经跌够了。

现在的问题在哪里?这次不是只有美国经济出问题,美国通胀这么严重,欧洲比你的问题更严重。欧洲央行去年都觉得今年一年都不用加息,觉得还没增长呢,美国已经增长起来了,疫情之后我都没增长。但是现在欧洲更着急了,欧洲受到俄罗斯的影响,冲击更大,衰退的压力更大。前所未有的中国也同样处在经济深度下行的过程中,以前从来没有三个经济体同时出问题,以前都是美国出问题的时候中国特别好,欧洲处问题的时候美国特别好。如果把这个因素考虑进来,不排除也是会出现深度衰退的可能。

我们就希望不要发生这种情况,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点是中国,中国如果现在做一些调整,中国的通胀并不高,市场还在这里,我们的生产能力也在这里,我们完全有能力去做出我们的动作。我们一旦发力,可以缓解美国的问题,可以缓解欧洲的问题。简单讲,今年中国对欧洲的新能源出口,现在整个就是在依赖中国的新能源出口,能够代替它的传统能源。如果中国能够好起来,世界会发生很快的变化。很简单的一个变量是美元,美元现在特别强,美元强的话对全世界的资产都不是好事情。一旦中国经济开始发力,一旦美联储加息加到这个位置,现在美元是20年的高点。只要美元开始掉头往下,有两个条件,一个是美联储加息已经基本上加够了,不加了,不要降,美元就可以不涨了。第二个条件,必须全世界美国之外的经济体,无论是欧洲还是中国,一定要有一个经济体比较强,这个时候钱就会往这个国家流,美元就开始往下走。现在最核心的其实是中国,如果中国现在做一些调整,这个调整是什么我们大家都知道,但现在还没有调。一旦做出这个调整,世界就可以避开深度的衰退。这是我们期盼一件事情。

现在普京也在添乱,本来都主动要求谈判了,如果它这边能够和乌克兰达成一个和平协议,世界一下子紧张的关系就缓解了。但是现在又开始来搞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全球必须要找到一个平台,真正的战争影响到的人是非常少的,参与到战争的人是相对少的,但是现在通胀是每个人都受影响。如果中国现在继续这个样子,说实话就会形成一种恶性的循环,经济你拖我的后腿,我拖你的后腿,最后就比较严重。我们现在只能把这个道理讲清楚,但是最后世界怎么走,我们确实没办法去做实际的预测。

主持人:刚才夏博士的演讲里涉及到一个挺关键的变量,就是美联储加息会加到一个什么程度,从而导致美元能够不要这么强,因为有很多历史数据表明,美元强基本上对其它国家是不利的。历史上很多次因为美联储加息,美元走强,引起资金的回流,很多新兴市场国家深受其害。这一轮美联储加息的前景,您有什么判断?您比较认同昨天美联储公布的利率点阵图吗?如果说要彻底地打败通胀,要比通胀高出2个百分点,您刚才也说,是不是10%、8%、6%这样高的水平?那就是远远高出美联储现在预期的4%、5%的水平,您对美联储将来加息的路径、预期怎么看?

夏春:现在世界上还是两派意见,一派意见可能相对乐观一些,希望通胀能够下来,最乐观的人说明年就到2%了。没有那么乐观的人觉得2%跟3%,3%跟4%或者还要到2024年,这是总体上比较乐观的。

我今天看到一个很悲观的观点,不说加息加到多少,他说全世界的发达国家,不光是美国,还有英国、德国。历史上当一个国家的通胀水平超过5%,回到2%,平均要十年,这也是一个历史数据。我想说这个也太悲观,因为我们毕竟生活在跟历史不一样的时间,历史的年代里我们特别依赖能源,特别依赖传统的石油,现在经济对石油的依赖没有那么强了。这是两个极端,事情的真相往往在这中间。

美联储的预测能力坦率讲并不高,千万不要神化美联储的公开委员会的专家,他们都是经济学博士,我们也是博士。如果我们仔细地看看它的预测,会发现过去这些年,它的预测很不准。不管是美联储、IMF、世界银行还是华尔街。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如果去回忆一下美联储在2011、2012年的时候就说我要加息了,当时的点阵图就是说我要加了,结果没加。2012年再做预测,2013年要加了,没加。2013年说要加,还没加。过去这些年如果你相信通胀起不来的人赚很多钱,因为不管买股票、买债券,利率很低,你都赚钱。美联储过去一直是过于乐观了,总觉得经济快速好起来,就应该加息了。结果好不容易到2015年加。2015年底说2016年要加4次,结果2016年就加了1次。

所以,目前华尔街的反应,往往一个事情出来之后,他在一天之内、两天之内反应非常猛烈。但是等大家冷静下来一看,哎呀,其实他们这个预测并不是那么准。换句话说现在美联储说我明年要加到4.4%、4.5%,说实话,现在是大家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换句话说,明年真实的情况,我们说通胀下来,比如不如下到2%,下到4%,我都有条件不加了,我就可以停下来了。

我个人觉得我们市场的反应,今天可能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反应了,港股今天跌破18000。这样的反应说实话未来一段时间里它应该是有些反弹的。

所以,不要过于把美联储神化,这是我特别想强调的。

主持人:美联储的预测,肯定是昨天各大媒体的头条。但是像巴菲特这样的人有几个人能做到?不说天天盯着,至少三五天得仔仔细细盯一遍,自然会受到各种各样消息的影响。因为每个人对这些东西的反应,也是构成了经济生活最后形成某一个结果的因素之一。前前万万的人是这么认为的或者就是这么做的,他的行为最后影响了整体经济的结局。

最后提一个我们最想问的问题,您现在在银科控股,包括原来的诺亚财富,您都是专家,刚才谈了很多东西,美联储加息,通胀,各国经济的前景。这么看的话,这么一个背景下,预期还是您说的,没有走极端,是取其中的一个走势,您觉得未来比较好的、值得大家关注的投资机会是什么?

夏春:今年投资特别难做,现在这个年代,好的一面是可选择的投资的标的、策略越来越多。难的点是毕竟大部分的人还是以做多为主,在做多的情况下,今年市场一片狼藉。我在诺亚过去几年讲的特别多的一件事情是,2017年的时候其实是百年以来对好的一年。什么概念呢?那一年99%的资产都是涨的,只有1%的资产是跌的。为什么用百分比呢?因为世界上可交易的资产随着时间的增加是越来越多的。在2017年的时候是一个特别好的年,只有美元跌,其它资产都涨,所以美元跌是好事情。2017年是这样,大家特别乐观,觉得这么好的年一定要加仓。但实际上2018年是一百年以来最差的一年。2018年特别明显,2018年只有7%的资产是正的,93%的资产是负的。2018年的时候所有的投资者不敢投资了,吓得一塌糊涂,这个时候我又出来,我说这都是极值,极值往往会反转。2019年非常好,87%的资产是正的收益。

这一次我想先给大家一个建议,今年确实很差,我还不知道今年百分比是多少,但是今年只有商品跟能源是涨的,印度到今年涨了1%,其它的资产都是跌的。我不说策略,那些做空的策略今年是赚钱的。

今年这样的情况下我看明年,有乐观派,有悲观派,我不知道谁对。我现在看到俄乌冲突,我也有理由去悲观。但我想说的是当我们这些乐观的声音和悲观的声音都放在一起,你想不清楚的时候,我们回到本源。本源是这些年市场还是有很多钱,量化宽松很多钱都放在银行,没有被用掉。这些钱看到今年大跌以后,它还是要去买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其实很看好明年。虽然说美联储可能还要加息,但是从我投资的逻辑,我在诺亚6年,专门为高净值人群做投资建议,我蛮看好明年。这是第一。

第二,我们身在中国,毕竟很多人没办法去买印度,没有办法去买日元,日元现在是一个极端值,日元很有可能会反弹。但是现在很多国内的朋友买不了印度股票,买不了日元,也买不了做空的策略。怎么办?对中国股市一定要想清楚,它现在是在一个长期往上涨的趋势的底部。中国股市确实波动非常大,中国股市要想赚钱很难。但是是有策略的,中国的公募基金这些年的表现,如果把时间拉长看,表现非常好,远远好于中国的股票指数,好于上证,好于沪深300。当然今年基金也不太好,但是我告诉大家,我是看好明年的。当大家都恐慌的时候,你不去持有的时候,明年涨起来的时候跟你也没有关系。今天你看到别人在亏钱,其实别人是在为明年赚钱做准备。在这个层面上,建议中国的家庭、投资者、今天的听众选择中国的基金,基金一定多买一点,不要只买一个或者两个,很多人买股票只买2、3个股票,买基金要多买一点,因为中国的基金经理流动性很高。基金的平均收益率非常高,其实就要靠你多买几个才能实现这个平均数,只买一个、两个,肯定没有办法达到平均数。这是第二个建议。

第三个建议,中国投资人一定要看清楚国家政策的方向。我们看过去五年、过去十年,表现好的板块跟国家政策的推动、政策的引导有非常直接的关系。现在国家的政策非常明确,2018年之后就是高质量发展、国产替代、消费升级。我们国家有一个核心的矛盾是人们追求的生活愿望和我们实际的生产能力的差别。未来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短期我们有很多理由去悲观、去担心,但长期来看中国有很多优势。现在很多人一想到中国就是很多悲观的东西,老龄化、生育率低、房价高、现在经济不好。我想说所有的国家都经历过这些事情,美国在2000年暴跌,2008年房价暴跌,也走过来了。日本暴跌,但是实际上日本的生活不错。如果你理性地看待日本,日本有很多东西其实也是非常好的。日本和韩国给我们的经验是,他们人均GDP达到10000美元的时候,他们的制造业开始腾飞,制造业开始向全世界出口。我个人觉得中国目前的情况,现在很多人很悲观,说每一年都比未来一年要好。换个角度去想,政策也一样会调整,一旦调整的话,我们就会重复其它国家走过的路,现在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了,中国有能力向全世界去提供制造业需要的新能源,现在中国的制造、中国的汽车,中国各方面占领外面的市场,这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这些角度综合来讲,在国内即使你不能买美国、买印度、买日元,站在国内,紧跟国内的“制造升级”这个大的主题,今年其实有很多板块表现比沪深300好20个点、30个点。

最后建议大家多跟踪一下我们的研究,因为我们的研究确实是把这些复杂的问题尽量简化,让大家理解,但是又不像短视频,2、3分钟。如果大家天天看短视频,你也很难做好投资,投资是一个很深的学问。

今天跟李老师聊得非常愉快,李老师非常专业,把很多问题点出来了,我今天也把我想表达的都表达清楚了,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夏博士在百忙之中抽出这么宝贵的时间和我们分享。

夏博士给大家讲了这么多,夏博士长期以来致力于财经领域做一些科普的工作,我最后来一句鸡汤,也是从夏博士这里学到的。这句鸡汤是“悲观者往往正确,但是乐观者在投资上成功”,最后可能能够为自己、个人、家庭进而为社会可能会创造更多的价值和财富。

夏博士最后也讲出了三个锦囊,用非常清晰简单的逻辑给我们勾勒出了值得关注的三点,大家一定要好好地体会。

最后,非常感谢夏博士今天的时间和宝贵观点的分享,非常感谢夏博士。也感谢网友们的收看,今天这次关于美联储的连麦就要结束了,谢谢各位观众,也谢谢夏博士,我们以后有机会再约,我们再聊、再聚。

夏春:谢谢。

—结束—

转载注明:【派哥聊美股】对话夏春:美联储三度大幅加息,后市将如何演绎?

本文来源:https://www.xwpdw.com/76ByyBqWXxQg.html

上一篇:紧盯大股东担保、质疑财报 先锋新材两董事遭罢免
下一篇:投资者提问:你还董秘,看公司主页产品里有粉末高温合金型材,请问贵公司在工信...

TAG   :美联储 三度 后市 加息 大幅 演绎 对话 如何 夏春: 

新闻推荐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新闻频道